() 在流墨墨和雪如楼进行着暴力版的重生之法的时候,另一边,杰亿号上,替代的水飘飘却是让莫崎和血幽紫都头疼不已。

没办法,对啥都好奇的水之生命,即使知晓不能随意使用能力,但是,水之生命的本质,还是让打掩护的姐弟俩整个人都不好了~!

“..卧槽~!水飘飘~!别碰那个~!——”餐厅中,即使已经持续了将近一个月,但是水飘飘对于那些凡人的好奇心,却只增不减;尤其是在遇到感兴趣的凡人的时候,她总会无意识的放出一丝水线去人家身上,不知让血妖姬们抓狂了多少次~!

“呀~!又忘了,,,”‘司空雨灵’一呆,刷的扫了一眼身旁的脸色发黑的‘杰兴’和板着脸很久的‘端木雪’,讪讪的迅速收回了那丝如灵蛇般的水线,讨好的朝莫崎笑了笑,然后弱弱的缩成一团,一边瞄着周围,一边扒拉着餐盘上的食物。

“..真是,我说,这些凡人有什么吸引你的地方啊?!要不要这么好奇~!”血幽紫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莫崎,确定她这次还未生气,不由暗暗松了口气,而后瞪着一副可怜样的水飘飘低吼道;

“..我,我知道,可是,总觉得那些凡人说的话和做的事,好蠢,好有趣的样子,然后..然后就忍不住了嘛~~~”水飘飘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嘟囔道,让血幽紫的脸色愈发难看起来,就连面无表情的莫崎都沉下脸来。

“..喵蛋~!你这特么的是跟谁学的这么八卦啊~!”血幽紫一噎,无语至极的瞪着水飘飘;“我都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关注那些~!要是你再这样~!我就,不对。莫崎姐就把你丢回随身洞府中~!”

“..嗯嗯,我会控制的~!”水飘飘忙不迭的点头,不过血幽紫和莫崎却是没啥欣喜之类的神色,因为这段时间水飘飘都不知道答应了多少次了,但是每次都固态萌发,让莫崎好些次都没忍住,结果都被血幽紫用大局制止住了;不过。这次看上去俩血妖姬都认真起来。若是水飘飘再犯,估计就不会只是把她塞回随身洞府那么简单的了。

“走吧。”莫崎凉飕飕的扫了水飘飘一眼,把餐盘放到回收带上。而后起身朝通道口而去,血幽紫警告的瞪了水飘飘一眼,然后立即跟了上去;而水飘飘可惜的扫了一眼餐厅中的凡人,也敛起神色。快步追上莫崎他们。

而在三人离开餐厅后,之前距离他们颇近的一些青年男女。却是悄然对视一眼,而后同样陆续起身,从他们离开的通道离开了。

“莫崎姐,那群蠢货跟上来了。”传送带上。安静的三人行突然被血幽紫神识感应到的情景和戏谑的声音打破了;

“老规矩。”莫崎面无表情的说道,血幽紫点了点头,不过神识在那群青年男女身上仔细转了两转。却是露出一抹兴味;

清纯妹子眼睛会笑弯成一到彩虹

“欸,似乎和之前那些不同也。我看到了一些禁止武器和,唔,那玩意是迷药??”莫崎和水飘飘闻言都是一愣,然后两人下意识的用神识看去,而后露出了不同神色;

莫崎是无语的摇摇头,水飘飘却是眼眸一亮,水汪汪的黑眸中荡漾起浓浓的兴趣。

“欸欸,他们是打算迷到端木护卫,杀掉司空雨灵??”水飘飘雀跃的说道,血幽紫瞅了她一眼,凉飕飕的说道;

“..你好像很喜欢这些烦不胜绕的小麻烦。”

“额,没有嘛,只是,反正无聊,就看看咯~~”水飘飘露出甜甜笑容,一脸无辜的说道,血幽紫直接翻了个白眼,莫崎更是懒得搭理她了;

“还有十分钟,他们能追上来吗?”莫崎无视了水飘飘,不在意的说道;血幽紫耸耸肩。

“都有亚空间,追上传送带不成问题,只是,杰亿号要是出现谋杀之类的事,应该不会返航吧。”血幽紫若有所思的说道,毕竟不管那些花样作死的凡人要干什么,血妖姬们都不会在意,唯一在意的,也只是不要闹的太大,引起杰亿号的注意,让航行出现什么问题;

当然,与之前那些次明显是觊觎‘端木雪’和‘司空雨灵’的小杂碎不同,这次的竟然有谋杀的迹象,这才让血幽紫忍不住担忧一下,出现死人的情况杰亿号会怎么办。

“不会的啦,我会处理干净的;”水飘飘兴致浓浓的说道,血幽紫话语一止,看了她一眼笑着摇摇头却是没再说什么;

“对了,司空雨浩和花间似乎也开始降温了,这几天估计就会出来,水飘飘,到时候警醒些,别再折腾出意外了~!”莫崎却是想起了什么,严肃的提醒道;

水飘飘不由露出讪讪笑容,连忙应下;

其实这事儿也不能怪她嘛,谁知道那天她才从随身洞府出来,那两人就过来了,她还没适应呢,也就好奇心多了一点,他们,也只是觉得奇怪了一下下,也没引起什么后果嘛~~

水飘飘想着,身旁两人却是微微扬眉,因为从身后传来了他们这段日子都熟悉了的,微型飞行器的细微声音。

咻——

而几乎在那飞行器的声音迅速靠近的时候,一道蓝色网状光芒突然从身后朝前方,沿着整个通道蔓延,却是让三人都有些讶异的,凡人的新的小手段。

“.哟,上面似乎通了冲脉,普通人一触即死的那种~~”血幽紫神识一卷,顿时知晓了那看上去陌生的蓝色网状光芒的用途;“不过,貌似咱们仨的身份,都不知道这玩意儿吧?这群凡人是想不亲自动手?”

“你把他们想的多蠢?”莫崎无语的瞅了他一眼,血幽紫咧嘴笑了笑,水飘飘却是早已跃跃欲试着想出手了。

轰——吱吱——

几乎在莫崎话音刚落,在他们身后两步的距离,刻意控制的飞行器落地的摩擦声。让早已‘看到’他们的三人,终于‘反应’过来,转身看去。

“你们,是什么人?”水飘飘,或者说‘司空雨灵’作为三人中的领导地位,当仁不让的诧异看向身后强行屏蔽了传送带权限,让他们停在了原地的七名青年男女问道;

“嗤。果然是不谙世事的大小姐~!”站在中间的灰衣黑发女子嘲笑道。与周围同伴一般的不屑一顾,似是他们三人已经是瓮中之鳖的模样。

“啰嗦什么,快点解决了~!最近的只有十五分钟就会到这儿了。”低着头抱着一个跳动着无数字符的透明晶板的白衣青年不满催促。似是他们的领头,让这些人都收敛起打量不屑,纷纷启动各自身上的亚空间,取出最低端的近身武器。飞身攻了过来~!

“..有点意思啊,有计划的谋杀?那蓝网是什么?”莫崎和水飘飘都没有出手。只是一个面无表情,另一个却眼眸晶亮的看着,而血幽紫也没有使用能量,而是单纯的用肉身的力量。迅速的让这些凡人惊呆了的掀翻了除了那抱着透明晶板外的所有人,然后笑眯眯的说道。

“..你真是公羊杰兴?怎么会有比资料中还夸张的身手?!”那白衣男人似是受惊过度,死死的盯着血幽紫不可思议的说道;

“哟。竟然我的资料都收集到了,看来你们不止是谋杀这么简单啊~~对了。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这蓝网是什么。有什么作用?”血幽紫一脸淡定的继续问道,那些呆滞的青年也终于挨过了被一击掀翻的*痛楚,纷纷脸色不好的爬起身,惊疑不定的看着血幽紫,迅速退到一旁,看着血幽紫他们仨,又看了看白衣青年。

“呵,只是四肢发达罢了,上~!攻——”然而,血幽紫原本还有着玩闹心思的询问,在瞅着那白衣青年一会儿后,让他无语的是,那白衣青年竟然以为自己的智商有问题,再次露出一副看不起的模样,猛的后退着说道~!

不过,他让血幽紫不爽了的明喻,让他的命令还未说完,就和后退身影一样的戛然而止,如同失去魂魄的娃娃般,黑眸中亮起了两簇细小的荡漾符文。

“这蓝网是什么?”血幽紫扫了一眼随着白衣青年被自己失去耐心直接控制住而惊疑不定看向自己领头人也暂停住的凡人,淡淡开口;

“冲脉网,一触即死,可以影响一切信号,一次能维持十分钟,每次需要一块最低c级能量块,能量块等级越高,维持时间越久。”白衣青年呆滞而机械的回答道,让所有凡人都惊愕的瞪大了眼睛,尤其是那最靠近他的高个子青年,更是大步走到他身旁不解又惊愕的抓着他的肩膀惊声问起。

“哦~你们追我们做什么?目标是谁?目的是什么?幕后人是谁?还有,你们是谁?”血幽紫看都不看那连声焦急询问的高个子和神色各异的其他青年男女,只是悠悠的继续问道。

“接到任务,要杀掉司空雨灵,端木雪是附带的,公羊杰兴在通缉榜上,有赏金,所有三个都有价值;幕后人不知道,是在佣兵任务榜单接到的;我们,是‘天使佣兵团’。”白衣青年继续回答,那些青年男女似乎也明白了是血幽紫搞的鬼,神色愈发复杂的看了过来,就连白衣青年把自己的老底都抖出来了也不在意了。

“..佣兵?”血幽紫得到想知道的后,却是神色奇异起来,忍不住侧头看向自己姐姐,不想莫崎却是神色微凝,似是想到什么不好的地方,而水飘飘却是有些茫然的回视着血幽紫,似是想询问现在这算什么情况。

“..是的,我们也是拿钱办事,这位..这次算我们栽了,没想到佣兵协会的会这么坑人~!资料都不..”血幽紫的自语,还有他奇异的神色,让站在白衣青年身旁的高个子迟疑一下,接口解释道。

“唔,佣兵协会是怎么回事?还有,能查到是谁想追杀她吗?”血幽紫挑挑眉问道,那高个子见血幽紫又恢复了淡定,心又有些提起来,不知道血幽紫他们现在是怎么个意思,但还是认真答道;

“佣兵协会各个星系都有,真正的总部不知道在哪儿,不过——”

“红歌,有人来了~!”那高个子,或者说红歌的解释突然被一名皮肤黝黑的少女打断了,那少女盯着白衣青年怀里的晶板严肃说道;而后

红歌也闭上嘴,迟疑的看着血幽紫。

“嗤,走吧,还有好多事儿没交代清楚呢~!”血幽紫见状也没多说什么,直接转身,重新连接传送带的使用权;

而佣兵们在悄然松了口气的同时,红歌和那少女一人拽起白衣青年,一人拿过晶板,快速的收起了冲脉网,跟上前面的三人,在传送带上站定,被带往前方。

在三人到达目的地,传送带停下后,佣兵们也跳了下来,安静又乖巧的跟在他们身后;

水飘飘麻利的开启了房间的权限,正要走进里面,不想,隔壁的房门却几乎同步打开,露出了挂着大大的笑脸,还带着一抹不太自在神色的司空雨浩和一脸慵懒的花间;

“雨灵——嗯?!这些是什么人?!”司空雨浩的笑容和花间的慵懒,均被跟在水飘飘他们身后的青年男女吸引住了,司空雨浩惊疑不定的敛起笑容问道,花间却是瞬间变了脸色,微眯着眼盯着那群闷不吭声低下头去的佣兵。

“哦,他们,他们是刚才我们在餐厅认识的~!都是岁数差不多的,就带他们回来玩呀~~”水飘飘对突然出门的‘便宜哥嫂’也是有点没反应过来,楞了一下下后连忙解释道;

“今天认识的就带回来?!还这么多?!”司空雨浩瞪圆了眼睛,就差没在脸上写着这些家伙不怀好意的模样;

“..这几位朋友就先回去吧,小妹不太懂事,等下次再玩如何?”花间却是冷厉的盯着佣兵们,似是忌惮着什么,顿了一下才稍有委婉的看着他们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