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话你说对了。”凤九儿拉起浴巾,离开了浴桶。

“不过,你能不能去问他?我真的困。”

“乔木,你就放过我吧,我不想顶着黑眼圈见他。”

凤九儿无奈,瞌睡虫一上来,她挡也挡不住。

刚才要是乔木不进来,她可能就睡浴桶了。

“他要回来了?”乔木转身,有点小兴奋。

她也不是想他了,她有小包就足够,但,至少他回来,她就不必去担心凤九儿这个家伙。

雷申豹确实恶心,乔木都有点想将凤九儿藏起来,连看都不让这个猥琐男看。

“嗯,我不是说是这两天的事了吗?”凤九儿白了乔木一眼,“出去,别想偷看。”

“走吧,他知道的,你去找他,别来烦我。”

“谁要看你!”乔木奴了奴唇,“你有的,也不如我有的。”

晴天娃娃

“乔木,找死!”凤九儿将手里取过的东西,扔下乔木。

乔木一侧身躲过,走了。

要看,她也该看小包的,女子看女子,真没什么看头。

不过,九儿这丫头的皮肤真的太好了,日晒雨淋还能想剥壳的鸡蛋一样,她是怎么做到的?

乔木来到院子中,最大的厢房前,连敲门都省了,直接推门而入。

她经过大殿,驾轻就熟地走向里面的房间。

在她伸手想要推开房门的时候,房门被里面的人拉开了。

不等乔木说话,凤江将出现在眼前的女子,搂入怀中,关门,上梁。

“小包,我……”

乔木想说的话,部被抱着她的男子吞进了肚子。

凤江搂紧乔木的腰,吻上了她的唇,准确地往床靠近。

乔木被男子吻到连脑袋都有点晕,整个人轻飘飘的,连被人推倒在床上都不知道。

她紧紧地回抱着他,生硬地回应他的吻,其他的一切,都不懂。

两人在床上缠绵了好一会儿,直到乔木不小心扯碎了凤江的衣裳。

“嘶”的一声,扯掉了一大半。

凤江放开了女子甜丝丝的唇,将脑袋埋在她的颈窝之中。

“小乔,好想……打你。”

打者,爱也,凤江不懂得表达,只能想到啥说啥。

乔木被吻得天旋地转,就连自己进来的真正目的都忘了。

“如果……”她抱着他的脑袋,揉了揉,“如果……”

“不可以。”凤江承认,他就是个保守得连自己都嫌弃的人。

他深吸了一口气,抬起脑袋,在女子身上下来,躺下,顺势将她搂入怀。

“来势汹汹的,做什么?”

凤江没忘记,小丫头推外面门的时候,力道有点大,进门的脚步也很急促。

乔木眨了眨眸,抬眸,将自己手中的布碎,递给凤江。

她力气怎么这么大,这种事情,应该不是女子所为吧?

凤江是皇子,见过的美女,一定数不胜数。

乔木虽然不说,但,她心里还是有压力的。

她也想自己能温柔一点,有女子该有的柔情和矜持。

却不想,她好像还是太猴急了。

当然,要是让乔大小姐承认,自己为了一个男子改变,她肯定是死活都不会承认的。

凤江接过她手中的碎布,嘴角微微扬起,低头,在她的额头,留下了一个唇印。

“没事,是衣裳质量太差了。”

乔木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他,出口的话,还是有几分沙哑。

“你不会觉得我……”她眉头蹙了蹙眉,“力气,大吗?”

凤江在乔木的眼中看出了几许害怕的神色,他顿时皱起了眉。

“怎么了?”凤江柔声问道,“力气大,怎么了?力气大,不好吗?”

乔木轻咳了声,摇摇头:“没什么?”

她低头,往男子温柔的怀抱,钻了钻,只想将自己整个人都埋在他身上。

自己这么粗鲁,他真的一点都不嫌弃吗?

不过,像她这么优秀的人才,又怎么可能是那些公主,小姐能相比的?

要不然,他也早就有选择了,不是?

自我安慰了下,乔木的心情好多了。

她再次抬眸的时候,那双既好看的眼睛,还在看着他。

“我过来,是想问,你和九儿究竟有什么瞒着我?”乔木极可能压低声线。

就像刚才在凤九儿的厢房里一样,两人看似有点气,但,音量一点都不大。

特别是说起一些敏感话题的时候,他们的声音,恐怕有人藏在屋顶,也听不清楚。

要是真的有人藏在屋顶,或是屋后,以凤江和乔木的功力,除非那人武功超强,要不然他们也能感受到。

“我和九儿?”凤江伸手,揉了揉乔木皱起的眉心。

“你说的是,雷申豹的事?”

“嗯。”乔木有点小委屈地点点头。

凤九儿这丫头瞒她就算了,这家伙,他们都这种关系,他还瞒她,她心里不舒服。

“抱歉!”凤江低头,在乔木奴起的粉唇上印上一吻。

他抬头的时候,还不忘又吻了她的脸蛋和额头。

“九儿说,这事先不和你说,是担心你会露出破绽。”

“我有如此差劲吗?”乔木更加委屈了。

以前的她,对总喜欢撒娇的女子没什么好感。

她总认为,男子能做的事情,女子也一定能做,所以,她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有向男子撒娇的可能。

却不想,自己早就破功了,乔大小姐还不自知。

不过,乔木撒娇的时候,有种别样的可爱气息。

这也许,就是为什么凤江对她更加爱不惜手的理由。

“别生气了!好不好?”凤江抱着女子,就像抱着世间的珍宝一般。

很想好好抱,用力抱紧,却又担心,自己的力气太大,会让她受伤。

“九儿说,不是你和剑一的演技不行,是你们太关心她,才不放心提前跟你们说。”

“所以,我是咱们三人之中,最不关心她的一个。”

“小乔,我说的都是真的,你别不开心。”

“她真的这么说?”乔木蹙了蹙眉。

“嗯。”凤江颔首回应。

凤九儿的解释,肯定不是这样的。

她说之所以瞒着剑一和乔木,是因为他们没有演技可言,总是一条筋。

凤江要哄自己的女人高兴,当然不能说得直白。

幸好,他们很关心九儿,这是真的,他不算撒了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