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间,更为浓郁的花香飘来,包裹着她,解去了她的不适,神智顿时清明,霍然一转头,一支硕大的冥灵焰花不知何时出现在她的身后。

叶梵被这突然出来的,比她还要高的冥灵焰花吓得一屁股坐下,眨巴着眼睛,仰着头,看着如顽皮孩童往后蹦跳了两步的花枝,像是被也吓到一般。

与这一支冥灵焰花相比,她就像是一只蝼蚁那般渺小。

叶梵此时已经有所感自己或许是在梦中,因而出现这么一支现实中绝不可能出现的巨大冥灵焰花,也并没有让她觉得奇怪。

她又想到对抗神秘黑雾之时,眉宇间突然射出的花苞光幕,而这一只冥灵焰花正是尚处于花苞状态,莫不是正是她眉宇的花苞入了她的梦?还是她梦中到来花苞的世界?

叶梵站了起来,绕着花枝转动,花苞也朝着她垂了下来,如此便让她看到这只花苞已是展开了一片花瓣,还有一片亦是处于欲开还休的状态。

“咦,那是什么?”在花苞垂落欲与她逗玩之时,叶梵眼尖地瞥见花瓣上似有东西。

她心念一动,便无风而飘浮起来,待得与花苞齐平,花瓣上之物便映入了她的眼帘。

“怎么有个小孩儿睡在这里?”叶梵惊讶地看仰躺在花瓣上的小男孩。

他穿着一身丝质小红袍,乌黑长发横陈于花瓣之上,一双小手交叠着放在腹部,小小脸蛋圆扑扑的,双目紧闭,安祥地熟睡着。

叶梵的目光凝住在了他的脸上,漆黑的瞳眸噌地亮了起来,像是陡然间发现了什么稀世珍宝似的。

“呀,这小男孩怎么那么像冥九那混蛋?难道是沧海遗珠?”叶梵蹲在沉睡的小男孩身边,此言自语而出,便又很快摇头否绝道:“冥九那家伙连追女孩的方式都那般拙劣,只会气人,哪有女人肯给他生孩子。”

漫漫无边葵花地里的阳光美少女图片

说完,叶梵还嘟着嘴哼了几哼,悄咪咪地伸出一只手指戳向他的眉头,感慨道:“这才是我心目中的九宝宝嘛,冥九那个混九球,只会惹我生气。”

就在这时,小男孩紧闭的双眼陡然睁开,一抹紫芒从他的眼底抹过。

叶梵戳着戳,便发现手下小男孩睁开了眼睛,一双泛着紫芒的眼睛漂亮极了,让她直接看入了神。

小男孩眼中犹带着几分迷茫,长长的睫毛眨了眨,叶梵跟着眨了眨眼睛,两人四目相对。

叶梵回过神来,快速地收回了手,但却是将脸凑了过去,凑得极近,嘴角扬着柔和亲切的笑意,轻柔道:“小朋友,你是谁?怎么会在这儿?”

小男孩刚本欲开口,被她凑过来的举动惊得身僵硬,眼中的迷茫快速褪去,取而代之的是羞涩与欢喜,两颊也泛起了淡淡的红晕,连耳根也泛起了红。

叶梵见之,一颗老母心就这么被击中,简直要被小男孩这可爱的模样给萌死了,兼着这小男孩长得像是冥九的缩小版,一见就让她觉得亲切喜爱,不禁将脸凑得更近,盯着他泛红的脸颊,忍着想要上手揉搓几把的冲动。

扑面而来的独属于女子的气息,小男孩脸色涨得更红了,羞哒哒开口道:“你,你想做什么?”奶音软萌萌的,如同被调戏的小娘子。

叶梵终是忍不住伸出邪恶的手,贴上他白白嫩嫩的小脸蛋,边揉搓着边如调戏良家妇女的恶霸般,嘿嘿笑道:“小可爱,你说我想做什么?”

小男孩小脸蛋被揉得都变成形,然而他却依旧任她施为,并未有一丝阻止之意,听闻她此言,他本就涨红的脸更加爆红,紫眸羞涩低垂,用着奶萌的声音道;“你我尚未成亲,是不是……急了些?”

叶梵揉搓的动作一顿,惊奇地看瞅着小男孩,眸光中亮光闪烁,直把人家小男孩看得燥热不已,扭捏了一下,又奶声奶气道;“那,如果你真的想的话……我可以的……”

叶梵眼中的惊奇之色更甚,抬起一手,轻轻地拍在他的额头,轻笑道:“你个小屁孩,谁教你这些乱七八糟的,长得跟混九球一样,这脑袋瓜难道也是同款出品?脑回路总是如此奇葩?”

说着,她又收回手摸着自个光滑的下巴,漆黑的双眸若有所思的盯着这张缩小版的冥九脸,怀疑道:“你不会是冥九返老还童的吧?修炼了天山童姥的八荒唯我独尊功了?”

小男孩见她收回了手,也离他远了些,紫眸划过可惜与失落。

闻听她此言还有眼中的疑惑之色,又想起她方才对他的亲近,眼珠子动了动,便坐了起来,红袍随着而动,长长的睫毛如同两把蝶翼般搧了搧,歪了歪头,奶声奶气道:“冥九是谁?姐姐,你又是谁?”

此言一出,叶梵眼中的犹疑之色褪去,蹲在他的旁边,伸出手,笑得温柔可亲道:“冥九是个混球,不用理会,我叫叶梵,小朋友你叫什么呀?”

“我叫九宝宝。”小男孩也伸出手,白白胖胖的小手放入她的掌心,他脸上的笑意不禁加深,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

“九宝宝?”叶梵与他相握的手顿了一下,他也叫九宝宝?难道这真的只是她的一个梦?因为对曾经幻想中的九宝宝执念太深了,所以才会在梦中构筑一个冥九缩小版的九宝宝。

但是这个梦也未免太真实了吧。

冥灵焰花的花香,九宝宝脸上的触感,都如同现实般的真实。

“嗯。”小男孩似是看透了叶梵的心思,他机灵的眼珠子又转了转,用着萌哒哒的童道:“这里是冥灵焰花的花魂世界,我,我是花魂。”

小男孩话音刚落,花苞就晃动起来,花心处还有淡淡白雾喷出,带来浓郁至极的花香,就像生气的公牛在喷白气。

花苞一动,他们脚下的花瓣便随着晃动不已。

叶梵站立不稳,鼻尖又突而蹿入一股使人迷醉的花香,顿时犹如喝醉了一般,头昏目眩,脚步虚浮,一个站立不稳,便摔下花瓣,意识也随着陷入了无边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