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卷云舒。

复又雷雨交错,电闪交鸣。

直到最后风停雨歇。

两人才缱绻相拥。

赵东靠坐床头,赤膊着上身,伸手拿起烟盒,弹出一根叼在嘴里。

苏菲八爪鱼一般攀附上来,床头的火机也被她抓在手里。

赵东苦笑,“行行行,我不抽了。”

苏菲仰头,“不都说事后一根烟,赛过活神仙嘛?今天就让你当回神仙!”

说着,她笨拙点燃,然后慵懒的趴在赵东胸膛。

赵东摩挲着她的肩头,仿佛把玩着手感绝佳的羊脂美玉。

原始冲动被爱意包裹,美妙的无法形容。

是一种从未料想过的绝佳体验,也从未想过,有一天能跟苏菲走到这一步。

娃娃脸少女开花树下好活泼

直到这一刻,他还如梦似幻!

苏菲指头画着圈,“老公,晓曼姐说,女人就像是雪山,一旦被男人征服,也就不会那么圣洁的高不可攀。”

“以后,你会不会嫌弃我,会不会厌倦我?”

以前从未有过的念头,迷茫,恐慌,怕失去,前所未有的不自信,恐惧将她保包围。

下意识的,她将赵东抱得更紧了一些。

赵东也爱怜着将人搂紧,“别胡思乱想,我没有那么大的野心,一辈子只征服你这一座山峰就足够了!”

苏菲仰头,“真的?”

赵东低头,“真的!”

入眼就是氤氲美景,刚刚平息下去的暴风骤雨,复又雷声阵阵。

苏菲察觉到异样,嘴角动了动,“老公……”

赵东艰难应答,“怎么了?”

尽管已经坦诚相见,有些事还是难以启齿。

苏菲脸颊微红,“还……想么?”

赵东梗住喉咙,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答案是肯定的。

可苏菲身子娇弱,想起暴风骤雨中,那盈盈不堪一握的纤瘦,便有些不忍开口。

深吸气,他苦笑道:“累了……”

苏菲瞪大眼睛,“真的?”

赵东硬着头皮,“真的!”

苏菲声音也变得撩人,“老公……”

赵东夹烟的手随之颤抖,烟灰掉了一截在地上,“怎么了?”

苏菲小猫似得蹭了蹭,“你真好!”

赵东略有些失望,但也只能硬着头皮吃下苦果。

好一会,苏菲又喊道:“老公……”

赵东渐渐有些把持不住,“又怎么了?”

苏菲将人抱紧,“没事,就是想喊喊你……”

赵东心里天人交战,好一会之后,这才试着开口,“老婆?”

没回应。

渐渐的,胸膛处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他无奈苦笑,怜惜的将被子拉高,以免她着着凉。

夜深,困意袭来,两人相拥而眠。

……

翌日,有阳光透着玻璃撒向床面。

身体被太阳烘烤的睡意无。

赵东有早起的习惯,疲惫之下,难得睡了一个懒觉。

睁开眼,阳光略有些刺目。

他一手遮挡,一手环抱。

结果入手一空,没有半点温度,心脏也随之漏跳了一拍!

昨夜的回忆潮水一般涌回脑海,如梦似幻。

他撩起被子看了看,又抓起苏菲昨夜睡过的枕头闻了闻。

香味独特,长发缱绻,这才松了一口气。

总算明白了什么叫做,**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他几下穿好随身衣物,“老婆?”

房间里没人回应。

找了一圈,这才在桌上发现了一张纸条。

“老公,好梦!”

“想让你多睡一会,就没叫醒你!”

“我去上班了,早餐帮你叫好了,九点送过来!”

“爱你!”

字迹俏皮可爱,最下面的落款是一个唇印。

赵东摩挲着,会心一笑,掏出手机回复道:“路上开车慢点,有事随时给我打电话!”

消息很快回复,没有文字,一个飞吻的表情。

洗漱完毕,穿好衣服,外面响起敲门声。

原本以为是服务员,没成想是郁晓曼挤了进来。

她手里提着两兜早餐,探头探脑的笑,“我说东子,你这是什么表情啊,感情看见的不是你家女王,你很失望?”

赵东急忙解释,“没没,我还以为是送餐的服务员呢!”

郁晓曼翻了个白眼,“你以为是五星级酒店呢,还给你送餐上门?”

“早餐厅八点半就关了!”

“你媳妇说了,想让你多休息一会,就不叫你起床!”

“又怕你吃不到早餐,就让我买好了给你送上来!”

她越说越气,“你说说,有你媳妇这样的么?”

“不忍心叫你起床也就算了,她可倒好,七八点就给我打电话,让我下楼买早餐!”

“让我昨晚一个人独守空房也就算了,难道我就不用睡懒觉嘛?”

“还真是女生外向啊,这才一晚上不见,就已经把我这个姐姐给忘到脑后了!”

撂下早餐,她冷笑,“说吧,到底给我妹妹灌什么**汤了?”

赵东不接话茬,真是饿的不行,抓着包子就吃了起来。

郁晓曼那边好奇,绕着房间转了一圈,最后从地上捡起一个空盒子。

她满脸惊讶,啧啧称奇道:“我去,东子,你够牛的啊!”

“这可是整整一盒啊,一晚上就都给用光了?”

“呵呵,怪不得我那妹子对你死心塌地呢,你本事不小啊!”

说着,她上下打量,最后目光落在某处,“啧啧啧,年轻就是好,可是也得节制啊……”

赵东那边见郁晓曼拎着空盒子满屋子晃荡,嘴里的一口包子馅差点没喷出来。

强咽之下,喉咙被卡的生疼,顺了一口豆浆这才平复下去。

郁晓曼抱着肩膀,“别急,知道你累了,我的那份也给你了,没人跟你抢!”

赵东无语,“郁晓曼,你觉着咱们两个聊这个话题合适么?”

郁晓曼冷笑,“有什么不合适的?”

“人家都说,吃水不忘挖井人,你可倒好,尝到甜头,就把我忘到一边了?”

说着,她点了点赵东的胸口,“赵东你摸着良心说,昨天要不是我扮恶人,我妹子能拉下脸跟你跨出这最后一步?”

“要不是我给你准备的大礼包,你能征伐无度?你能这么尽兴?”

赵东跳脚,“什么叫给我准备,那明明是你给王猛……”

提到王猛,他自知失言,急忙闭上了嘴。

郁晓曼冷笑,也不接话茬,“少废话,别管我给谁准备的,最后是不是便宜了你吧?”

“怎么样,我眼光不错吧?惊艳不?”

“不瞒你,我对男人的心思多少懂那么一点,要不要我教小菲几招,好让你乐不思蜀?”

赵东三两下吃完,“晓曼姐,你能不耍流氓嘛?”

没有了王猛的这层关系,他嘴里的称呼也转换的极为自然。

而且郁晓曼说的也没错。

要是没有她,两人之间那层最后的窗户纸,恐怕还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捅破。

心有感触,嘴上便问,“说吧,你想让我怎么报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