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北城起身,不想和慕迟曜说话,看向厉衍瑾:“算了,厉衍瑾,你也是一个明白人,知道该怎么做。我在这里给你指手画脚的,也不一定是对你最好的。你自己掂量着办吧。”

慕迟曜也跟着起身:“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处理,也先走了。”

厉衍瑾没说话,一直都还保持着一个坐姿,坐在那里,像是一顿木雕,半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慕迟曜走到门口,忽然又想起什么,转头说了一句:“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说。我帮不了的,你看看安希能不能帮。安希帮不了的,你看看……以言能不能帮。”

“这是家都出动了啊!”沈北城听到慕迟曜这么说,笑着打趣道,“那,厉衍瑾,我也是这句话,能让我们家瑶瑶,还有莫宇帮忙的,你尽管开口。”

厉衍瑾抬眼看了两个人一眼:“我谢谢你们的好意。”

沈北城嘀咕道:“这是真诚道谢吗?”

慕迟曜已经走了。沈北城也离开。

离开会议室好几米之后,沈北城才说道:“慕迟曜,怎么你不帮人帮到底,说几句漂亮话,就走人了啊?”

“这种事情要怎么帮?”

“比如,厉衍瑾去和乔静唯算账的时候,你就去帮厉衍瑾查,到底是谁把这件事抖出来的啊?”

慕迟曜回答:“我已经大致猜到了。”

大眼睛休闲女仔女孩唯美清新写真

“啊?是吗?是谁?”

“只是猜测,没有证据。”慕迟曜说,“再说,怎么处理乔静唯,是厉衍瑾的事情,他处理得好,和夏初初……也许还有那么一丝可能。”

“处理得不好,这辈子就玩完了?”

“总体来说,两个人基本上都是不可能的了。”慕迟曜站在电梯门口,赵旭连忙按了键,“不过,现在算是看到一丝希望。”

说完电梯门就开了,慕迟曜走了进去。

沈北城耸耸肩:“反正,要是能让厉衍瑾和夏初初和好如初啊,那真的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两个人一路跌跌撞撞,走到了这个地步,也是时候,给两个人一点点甜头了。

世界这么大,两个相爱的人,能够在一起,真的不容易。

而没过多久,慕迟曜,沈北城,还有枯坐着会议室里好久,三个人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手机上,都收到了一条短信。

是傅井然发来的,他还生怕别人不知道是他,还特意的署了名。

短信的内容,言简意赅——

“下周,我和顾炎彬会见面,这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了。赏个脸过来一趟,可好?傅井然。”

慕迟曜看了一眼,收起手机,随手放在一边。

这个傅井然……居然不想着怎么逃,怎么躲避,而是主动的邀请顾炎彬见面?

这是在打顾炎彬的脸?嘲讽他上次费了那么大的劲儿,却没把他给抓住吗?

而厉衍瑾看到这条短信,只觉得,堆积在他身上的事情,更多了。

傅井然和顾炎彬之间的恩恩怨怨,他是没什么兴趣的。

但是傅井然曾经伤害过夏天,还背负着绑架犯的罪名,所以他无论如何都要去一趟的。

这一次,一定要把傅井然捉拿归案了,不

能让他太嚣张。

………

下午。

厉衍瑾提前了半个小时,下了班。

他没有回厉家,也没有去幼儿园接夏天放学,而是,去了医院。

乔静唯不是要见他吗?

好,那就见。

他对乔静唯的厌恶,已经刻入了骨子里。

哪怕现在乔静唯身负重伤,还在医院里住院调养,他也没有半点的怜惜。

等,解决完傅井然之后,就是他彻彻底底的和乔静唯清算的时候。

原本,厉衍瑾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把傅井然捉拿归案,但现在傅井然不仅主动的约顾炎彬见面,还给他都发了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