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乐乐出马,酒店方面不仅没有追究她将房间诡异出现的沙尘,还将责任揽上身,给她重新换了一间大套房,如果不是她阻止,直接就要给她换上间总统套房了。

不过新换了这间明显比之前那间标准房好太多了,是一间家庭型套房,不仅有客厅,还有厨房,厨房里还有冰箱,在她背着行李进来前,酒店已经利索地将冰箱填满新鲜的蔬果肉类了。

哗啦!

一把拉开窗帘,外面还一个阳台,阳台上摆着一张竹藤吊椅,一张竹藤小圆桌,桌上是一套水晶茶具。

叶梵走出阳光,双手扶着玻璃栏杆,俯瞰着这座带着浓浓历史底蕴的都城。

“万恶的资本啊。”叶梵摇头感叹,有钱的人享受果然不是她能想像得到的,之前她还觉得她订的那间标准房挺好的,现在对比这间,那就是间陋室。

铃铃铃~~~

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坐在沙发上的李巧静看了一眼,嘲阳台的叶梵喊了一声:“梵梵,你姐的电话。”

话音刚落,叶梵的身影就出现在她的眼前,快速地抄起手机,嘴里焦急地念叨;“完了完了,忘记发信息和老姐说换了房间了,她不会刚好这时候过来吧。”

半点不敢耽误地按下接通键,脸上表情皱成苦瓜,嘴里甜甜叫道:“姐,你忙完了。”

那边叶芸听到她的声音松了口气,尔后沉声问道:“你房间怎么回事?”

叶梵心里咯噔了一下,带着丝侥幸道:“姐,你,现在在哪?”

清纯朵朵干净眼神诱人至极

“你发给我的房间号门口。”顿了一下,叶芸的声音含着一丝笑意:“酒店清洁正在里面打扫,你本事不小啊,不到两个小时就把人家的酒店房间给埋了?”

那丝笑意顺着电磁波钻进叶梵的耳朵里,瞬间让她整个头发都炸起来,都头发丝都在叫嚣着危险的信号,她姐的笑,比怒还要可怕。

“姐,姐,我亲爱的姐姐,我听我解释,那不关我的事,真的,是是……”叶梵站直身子,抓着头发,急切地解释道:“是酒店的问题,我进住去的时候就已经那样了,所以,为了补偿我,酒店方面又另外给我换了间房,我现在在二十八楼。”

她话音刚落,那边就传来鞋根敲击地面的声音,伴随着掷地有声的两个字:“房号。”

乖巧地报上房号,那边连句知道都没说就直接挂上电话。

叶梵抚了抚胸口,李巧静轻笑:“你很怕你姐?”

这让她看得很稀奇,这些日子,叶梵成长得非常快,早已不是当日那个怯懦的少女,她越发地自信昂扬,仿若没有什么能打倒她,能让她害怕,就是面对黑雾九翼犼蛇都没见她这么怕过。

难道她姐比黑雾九翼犼蛇还要可怕?

两家楼上楼上当了好几年邻居,李巧静也是认识是叶芸的,不过并不熟,印像里是一个一心关注学习,典型的学霸形象,连模样都是模糊的。

“咳,不怕,我姐那么温柔。”叶梵轻咳了一声,拉长着耳朵听到细微的叮地一声,立即握着手机快步走向房门,霍然将房门打开,那紧张的模样让她的话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李巧静轻笑一声,耳边传来沉稳有力的脚步声,她饶有兴趣地看向房门口,就见叶梵笔直地站立在门口,标准的军人站姿,就像准备迎接首长的门卫。

首长……哦,不,叶芸挟着满身气势而来,站定在叶梵的面前,绷着脸,抬起头就往她洁白的额头敲了个响,教育道:“敢跟你姐耍心眼,这是家四星级的酒店,给客人准备一间满是沙尘土的房间?你是当酒店老板是疯子,还是你姐是傻子?”

“嘿嘿,哪敢,我姐可是天底下最最聪明的天才。”叶梵瞬间从门卫变成二哈,在叶芸还欲还开口教育之际,直接一个熊抱上去,撒着娇道;“姐,我想你了。”

李巧静:“……”她是往生者都止不住一身的鸡皮疙瘩,这娇嗔的语调太肉麻,太颠覆了,受不了了。

身形化为一缕清烟,纸伞一收,转了一圈,朝阳台飞了出去,这种场面,她还是回避得好,不然叶梵在她心里的形象非得轰然倒塌不可,可是被她娇嗔的样子再一激,受不住当着她姐的面显露出来,那可就乐大发了。

“哎,都是大学生了,还撒娇呢。”叶芸一副嫌弃的样子,双手却实诚抱了抱她的腰,下一刻就蹙了起来眉头,“瘦了,腰上的肉都没了,你说,在学校是不是没好好吃饭?还是学人家减肥?”

“妈……不,姐,你口气,怎么跟妈一模一样?”叶梵窝在她颈间,嘟着嘴道。

“嘿,好你个叶小梵,你这是在嫌我啰嗦?”叶芸嘴角扬起高高的弧度,揽在她腰间的手往下一滑,在她的屁股上不轻不重地打了一下。

叶梵立即跳了起来,一手捂着被打的屁股,跟做贼似是眼珠乱转,见走廊上没人才松了口气,涨红着脸不满地嘟囔:“姐。”

“姐什么姐,你有意见?”叶芸双手环胸,挑了挑眉头,镜片后的目光冷幽幽的,整一个女版的斯文败类形象。

“没,没意见。”叶梵摆了摆手,咧着嘴讨好笑道:“姐,你一路赶过来累了吧,快先进来歇息歇息。”

“哼哼。”叶芸瞥了她一眼,忍不住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感觉她好似又长高了些,之前回家的时候,她才与自己一般高,现在自己穿着短鞋根,而她穿着平底鞋,站在一起却是齐平高。

叶梵一副乖巧的模样任她蹂躏,还微眯着眼,一脸享受的样子,极大地取悦了叶芸,嘴角扬着宠溺的笑容:“进去吧,第一次坐飞机累了吧?”

“不累,还好,很新奇。”叶梵紧跟着她的步伐进入房间,如实答道。

叶芸含笑的目光扫过这间新换的房门,嘴角的弧度有了轻微的变化,侧目睨向叶梵,眉梢扬了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