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有五大家族,可以算是楼兰城暂时的主人。”

虽然李玄都已经警告过严夫人不要耍小聪明,但作为自小生在楼兰城的严夫人,显然没有那么容易就屈从,还是耍了个小心思,打算尽可能地拖延时间,若是被责问,她也有应对的说辞,是你让我说得越详细越好,我自然从命行事。

说这句话的时候,严夫人偷偷看了李玄都一眼,可惜没有能从那张属于皇甫毓秀的英俊脸庞上看出什么端倪。她将这种平静视为默许,于是继续说道:“之所以如此说,是因为这五个家族的位置并非长久不变,总有新人换旧人。如今的五个家族是萧家、艾家、月家、段家、赫连家。因为方便称呼的缘故,五大家族都简化了中原姓氏,实际上五个家族中只有萧家和段家是纯粹的中原出身,艾家是极西之地的色目胡人,姓氏很长,我记不住,这个‘艾’字取自他们当家人名字的第一个发音。月家是草原人,原本是金帐特穆尔王族月即别汗的旁支,赫连家是西域三十六国的实权大贵族。”

“段家?”李玄都看了宫官一眼。

宫官心领神会,轻轻点头,以传音说道:“左尊者就姓段。”

李玄都心中明白,段家就是无道宗在楼兰城设置的据点。如此一来,可以暂且除开萧家和段家这两个中原家族的嫌疑,还剩下三个家族,艾家必然是与阴阳宗有联系的,但未必是阴阳宗设在楼兰城的据点。不排除阴阳宗以客人的身份藏在楼兰城中。至于另外两家,李玄都从未听说过赫连家,对于西域三十六国的贵族们也不熟悉。倒是那个月家,让李玄都想起了在草原金帐遇到的月离别,如今月即别汗是小阏氏和伊里汗的阵营,那么月家应该与萧家是盟友关系。如果这个假设成立,那么与萧家敌对的艾家在明面上也会有一个盟友,这样才会形成势均力敌的局面,如果这个盟友不是段家,也不太可能是段家,那就是赫连家了。

只是有一点,李玄都还未想通,为什么萧翰在遇袭的时候会认为是西城其余四家合谋害他?换而言之,萧翰为什么会认为盟友月家也背叛了他?难道是因为小阏氏与伊里汗之间出现了龃龉?然后上层大人物们之间的隐隐敌对又影响到了下面的人?李玄都不敢妄下结论,不过此事可以暂且搁置一旁,不是什么紧要问题。

李玄都心中有了定数,就能来判断严夫人所言的真假。同时也坚定了李玄都从萧家那边双管齐下的念头,无论什么原因,宫官都是有所保留,如果李玄都不问,她便不说,因为两人各为其主的缘故,李玄都不会怪她,也谈不上芥蒂,却不会无动于衷。

严夫人继续说道:“东城和西城都是楼兰城,东城和西城在明面上看似是泾渭分明,实则是联系紧密,西城的一点风吹草动都会影响到东城。所以东城的许多势力都要在西城中寻找靠山,我的靠山是赫连家。”

这个回答与李玄都的猜测刚好吻合,李玄都又问道:“赫连

家与艾家的关系怎样?”

严夫人有些惊讶地看了李玄都一眼。在她的判断中,这条过将强龙对于楼兰城的情况应该知之不多才对,否则也没必要来询问她,可现在看来,她的判断似乎出现了一点小小的偏差。或者说这这个相貌英俊的不速之客并非对楼兰城一无所知,而是要验证某些事情。严夫人毕竟是东城中的权势人物,在无法无天的东城动用私刑只是寻常事,她曾经拷问过一些人,其中道理很简单,必然要分来问,防止串供,然后对口供,以此来判断是否说了真话。

秋日的背带裤双马尾纯洁少女

想到此处,严夫人心中一紧,真正有些害怕起来。刚才不怕,是因为她觉得来人是无知无畏,只要她报出身后的靠山,来人就算是天人境大宗师,也会忌惮几分,那她就算身处险境之中,也能凭借自己的唇舌来化险为夷。可她明白背后靠山无法保住她的时候,她的底气没有了,便生出惧意来。

严夫人老实回答道:“两家是盟友关系,都效忠于拔都汗。与效忠于伊里汗的萧家、效忠于月即别汗的月家相互敌对。段家恪守中立,互不相帮,事实上段家一直充当了中间人的角色,是个和事佬。”

李玄都望向宫官,宫官微微一笑,以传音道:“赫连家不是阴阳宗的傀儡,不过在赫连家中有阴阳宗之人,紫府可以尝试通过这位严夫人,找到阴阳宗之人。我上次也是通过一些小人物,找到了钟梧这条大鱼,可惜我力小体弱,钓不起大鱼,还险些被拖到水里去。”

李玄都的来意当然不是钓起大鱼,否则他在楼兰城外的时候就可以对李世兴出手,他关键是想弄清楚阴阳宗到底要做什么。他直接擒下李世兴,也许会有收获,甚至连楼兰城都不必去,但也有可能一无所获,因为李玄都不能确定李世兴是否接触到了地师的核心机密,所以李玄都斟酌再三之后,还是决定放过李世兴,亲自来楼兰城中走上一趟。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无论地师多么神通广大,许多事情都不是他一个人可以做成的,必然有人参与其中,在李玄都看来,大明官王天笑和九明官上官莞的可能最大。王天笑不必多说,阴阳宗的真正掌权人物,与掌握着牝女宗的冷夫人同为地师的左膀右臂,唐家之事也是由他亲自负责,那么他没有道理不知道白帝陵的事情。至于上官莞,在赵纯孝身死之后,她就成为地师的唯一传人,地师对她也十分看重,从地师将李玄都的一身修为交给了上官莞就能看出一二,所以在其余明官中,上官莞的地位十分特殊。

如果出现在楼兰城外的是上官莞,李玄都就已经出手了。

李玄都沉默了片刻,说道:“你知道今天发生在城外的事情吗?”

“我不知道!”严夫人一惊。

李玄都笑了一声,“我还没说是什么事情,你就说不知道?看来你是知道的。”

严夫人的脸上露出慌乱之色。

李玄都直接问道:“在艾家袭击萧家的时候,出现的两个高手是

什么人?”

严夫人定了定心神,道:“其中有一个好像是从草原来的萨满,萧家本就是伊里汗的人,他们与萨满教有什么联系也在情理之中。至于另外一个,是艾家的新供奉,好像是从中原来的,至于其他情况,就不是我能知道的了。”

李玄都道:一个从草原大雪山来的萨满,你不清楚底细,这还说得过去。可是艾家的新供奉,你说你不知道底细,就有些说不过去了,在东城立足却不知道西城的风吹草动,你就不怕在无意中得罪了人?”

严夫人苦了脸,开始喊冤,“阁下明鉴,我们这些东城人要注意打听西城的消息不假,可也不是什么都知道,若是我们什么都知道,西城的五大家族也保不住他们的位置了,该换成我们去坐那个位置了。”

李玄都对于这个说法不置可否,转而问道:“你在赫连家中的‘关系’是谁?”

严夫人迟疑道:“是……赫连飞花,她是赫连家家主赫连飞鹰的妹妹。”

李玄都道:“再详细一些。”

严夫人既然已经开口,便也不再顾忌什么,说道:“赫连家的老家主共有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大儿子就是现在的赫连家家主赫连飞鹰,据说拔都汗很赏识他,如果拔都汗能够成为新的汗王,那么赫连家就可以成为楼兰城的城主,成为真正的大人物。二女儿就是我的靠山赫连飞花,很有手腕,是赫连飞鹰的左膀右臂,帮他处理家族中的事情。至于三儿子,名叫赫连飞鸦,是个怪人,他对于家族的生意、势力不感兴趣,对于楼兰城的繁华也不感兴趣,他喜欢练武,可惜他天生体弱,哪怕赫连飞鹰给他请了许多老师,也没练出什么名堂,我听说因为此事,在他十五岁的那年离开了西域,去了中原,直到去年才返回西域,也不知道他遇到了什么神仙高人,竟然得了一身不俗的修为,连败城内好些高手。”

李玄都心中一动。刚才宫官说过,赫连家不是阴阳宗的傀儡,但是赫连家中有阴阳宗的人,难道就是这个消失了一段时间又重新出现的赫连飞鸦?

李玄都脸上不动声色,道:“严夫人,今天的事情……”

不等李玄都把话说完,严夫人已经连声说道:“请阁下放心,我一定不会透漏半个字!”

“我信不过你的承诺,我更信得过威胁。”李玄都抬手往严夫人的体内打入一道“三分绝剑”,只是稍稍动念,便让严夫人疼得在车厢中打滚抽搐,并有水痕湿迹在她的下裙上扩大开来。。

李玄都轻声道;“你敢透露出去,你要承受的痛苦要更甚十倍。”

已经面容狰狞的严夫人根本无法说话,只是胡乱地挥舞着手臂,想要抓住什么。

待到痛苦如潮水褪去,严夫人衣衫凌乱地爬起来的时候,发现那两个不速之客已经消失不见,马车还在平稳地行驶,刚才的一切仿佛就是一场梦,可下身传来的尿骚却在提醒她,这不是一场梦。

xs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