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如月一直在观察赵东的脸色,结果没成想,依旧还是看不透,这家伙的身上有一种跟年纪不相符的老练和沉稳。

这一次王如月率先败下阵来,她打破沉默说,“不过,我可以帮你指一条明路。”

赵东会意,立马应承道:“如月姐你放心,今天咱们的对话,我保证不会让第二个人知道!”

王如月端起酒杯,摇晃了一下,然后才缓缓开口,“好,那我就跟你交个底,三期那些建材不是丢的,是拿去抵债了,而且还是赌债!这件事除了公司,从上到下都有好处拿,你真的要管?”

赵东心中凛然,嘴上却不动声色,“成不成,总得试一试吧?”

王如月就像是看穿了赵东的内心,勾了勾手指说,“野心不小!行,你想试一试对吧?那我给你这个机会,帮我办一件事,只要办成了,我就帮你引荐一个人,他知道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赵东下意识的问,“谁?”

“你们物业公司的老大。”王如月坐起身,理了理裙子的下摆。

赵东没有再多问,跟他预料的差不多,要没有物业公司的老大点头,保卫科那些人也不是死的,怎么会装聋作哑?

其实这件事也很简单,从上到下都有好处吃,只有公司在吃亏。

不过这个能让公司吃亏的人肯定来头不小,要不然这件事怎么会没人过问,轮到他一个实习期的小保安来抽手?

赵东试着分析过自己的处境,拖到最后,十有**还是不了了之。

绿裙佳丽 美丽动人

不过保卫科肯定要推出几个替罪羊,上面选中了孙胖子,孙胖子就推自己出去挡刀。

别人把这件事当做苦差,赵东却觉着这是一个机遇,只要能够抓住,就有机会搏一搏!

一个小小的帝苑保卫科,当然不值得他如此拼命,可帝苑的身后是华科集团,国数一数二的地产大鳄。

他前几天打听了一下魏东明的底细,正是借助华科集团的东风,魏家才能在几年之内迅速崛起。

赵东没有被动挨打的习惯,既然已经成了魏东明的眼中钉,那么给魏家的根基松松土,这总不算过分吧?

他不止一遍的告诉自己,这件事必须要办成,而且还要办的漂亮,这样才能在公司的高层面前崭露头角!

正在胡思乱想的功夫,包厢门打开,王老头和徐三先后回来。

王老头进门就冷着脸,“姓赵的,你少打我女儿的主意,她已经结婚了!”

赵东苦笑,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打她的注意了?明明是她打我的主意好不好!

可还不等他解释,王如月已经主动挽上了赵东的胳膊,“我就是喜欢他,你管得着?”

王老头撸胳膊,上来就要跟赵东拼命。

王如月也不拦着,“你敢,你要是敢动他一下,我这辈子都不跟你说话!”

赵东一阵头疼,你们父女吵架,把老子拉进来算怎么回事?

他急忙解释,“王叔你误会了,如月姐跟你开玩笑呢!”

王老头想想也是,以女儿的眼光和脾气,就算真想找个小白脸,她怎么会看上赵东?

很快,领班进来结账,一共两万多块。

王如月刷的卡,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赵东在一旁看的咂舌,开了个包厢,喝了几瓶酒,这就花了两万多块?足足花掉了他小半年的工资,天价啊!

不过看王如月一脸无所谓的模样,他也没说什么。

一行人离开娱乐城,王老头刚才还挺精神,出门被风一吹,酒劲就上了头,摇摇晃晃,被徐三扶上出租车的时候已经睡了过去。

徐三诧异的问,“东哥,你不跟我们一起回去啊?”

“我有点事要办。”

徐三看了看赵东,然后看了看他身边的王如月,露出一个暧昧的微笑,“东哥,你放心,明天王叔问起来,我就说咱们一起回去的!”

“走吧!”王如月很自然的挽上了赵东的胳膊。

赵东有些别扭,又不敢把她推开,硬着头皮陪她来到车边,“你刚喝了酒,还能开车么?”

他实在想不通,像王如月这种温婉妩媚的女人,怎么会喜欢路虎这种大家伙?

王如月妩媚一笑,“这才哪到哪?我还能再喝一圈你信不信?”

赵东忙着点头,他在酒量上很少服谁,王如月算一个。

说话的功夫,两人开车远去。

门口的一群女孩再次议论纷纷,“小玉你看,我说的没错吧,他就是来当少爷的!”

小玉抿着嘴唇,痴痴的收回视线。

……

路边昏黄色的街灯洒进车内,再加上空气中那淡淡的香水味,车厢里很快升温。

赵东觉着脸颊发烫,忙问了一句,“可以抽烟嘛?”

王如月揉了揉眉脚,“帮我也点一根。”

赵东把烟递过去,眼看着自己刚刚触碰过的烟嘴被王如月夹在唇间,免不了又是一阵口干舌燥。

他找了一个话题问,“你怎么跟王叔闹得这么僵?”

王如月哼了一声,“这个你应该问他!”

赵东弹了弹烟灰说,“我觉着王叔人不错,你们俩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王如月啼笑皆非的问,“人不错?你难道真以为他在你们那是看大门的?”

赵东有点摸不准,“不然呢?”

“他是过去盯我梢的!”

赵东越听越糊涂,“怕你有危险?”

王如月哈哈一笑,“怕我偷男人!”

赵东呛得一阵咳嗽,“如月姐……你这开玩笑吧,你想要男人的话,还用偷?”

王如月反将一军,“不然呢?勾一勾手指就有?那你今晚怎么不上套?”

赵东老实说,“那不一样,我结婚了。”

王如月听的眼前一亮,“巧了,我对结婚的男人更有兴趣!”

赵东愕然无语,我去,这是什么兴趣爱好?

他不敢在这个话题上跟王如月继续深究,因为这个女人简直不按套路出牌。

王如月却没有闭嘴的意思,“你该不会真以为,老王今天带你们过去是出于好心吧?我实话告诉你,他就是怕我领男人回家,找个理由过去搅局的!”

赵东虽然猜到几分,不过听王如月亲口证实又是另外一回事。

王如月缓缓吐着烟雾说,“以前对我不管不顾,现在又打着关心我的名义,跑出来对我指手画脚,想要干预的人生!凭什么?他早干嘛去了?”

赵东不知道怎么接话,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这件事说不上谁对谁错。

说话的功夫,王如月已经把车驶进小区。

小区是欧式小镇的建筑风格,等车停稳,王如月转过头道:“我们到家了!”

赵东愣在当场,什么叫我们到家了?不是说帮她办一件事嘛,她把自己带回家干嘛?

不知怎地,心里那种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