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胜利是个实在人,以前没怎么过问水利设施的事儿,只听下面干部汇报,没有什么体会。

自从黄瀚提出让他兴修水利,通过实干为家乡做好事后,他立刻带上水利局的专业干部、技术员下去排查。

那时是夏天,三水市辖区正是水大的时候。

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

太多六七十年代修建的水利设施由于没有人管形同虚设,太多乡镇河流由于淤塞严重断了航。

再加上水利局的干部和技术员把问题往大了说,所以军人作风还在的成胜利立刻捋起袖子干。

兴修水利是万家生佛的好事,水利局送上来的报告把问题说得那么严重,市里有钱,领导们怎么可能不划拨资金?

况且秦昆仑、钱国栋跟成胜利是铁杆自己人,哪有可能不成全他?

报告送到扬州市水利局、送达省里水利厅,也多少不同要到了些资金和物资。

有钱、有人、有计划物资、大型机械。

这一次发起的挑河工程人数虽然没有六七十年代水利大会战时多,但是工作效率强了十倍都不止。

工地上基本上用不着肩挑背扛、板车推,人力主要是用在修护坡、修涵洞、修水闸上,辛苦程度那十几年前比好多了。

灯火阑珊下美女在漫步

成胜利道:“不仅仅我们市领导支持兴修水利,上面也很支持。

计划内的水泥和钢材批了三千吨,还派来了水利专家进行指导,有一位水利专家殷工就是二十几年前指挥开挖新通扬河工程的。”

马市长道:“这么巧?说不定我还认识呢,想当年我在河保乡当干事,曾经是开挖新通扬河工程的积极分子之一,拿过地区先进标兵。”

“是啊!殷工那批人都是指挥过十几万人的水利工程会战的知识分子,经验丰富。

他们说了,这一次我们市虽然只有三四千人参与,效率比十几年前十万人动手还要高。

因为不缺钢材和水泥,多了施工技术员,工程质量肯定要好得多。

我对干好水利工程充满信心。”

马市长道:“那是,以前上挑河工地的文盲恐怕超过一半,钢材、水泥精贵得比命值钱,拿你现在队伍的人和装备不好比。”

黄瀚提醒道:“你跟水利专家多聊聊,要特别注意严防内涝,还要注意观察地势比较低的工厂、仓库。

必须估算连续下雨七八天后,这些厂和仓库会被淹成什么样子?找出避免的方法。”

这个黄瀚有印象,华东地区一马平川,没有山洪,故而水灾的破坏力达不到瞬间摧枯拉朽。

那是眼看着水位高还连续下雨,然后水太大了,渐渐地漫过腿肚子,齐腰,没顶,有些地方被淹得只能看到房顶。

这种水灾有特点,因为不是冲下来的洪水,是慢慢地涨起来的大水,人是来得及逃生的。

因此财产损失不小,生命损失微乎其微。

反正印象中九一年的大水过后,三水县报上去了财产损失两亿多,没有一个人民群众死于水灾,有一个干部牺牲在救灾工作中。

那时三水不是县级市,是县城,如果不是黄瀚的魂穿影响历史进程,九四年三水才撤县设市,比兴花晚了七年。

如今截然不同,三水撤县设市比兴花足提前了一年。

那时的三水县上报两个亿的损失有些夸大其词,但是下河地区真的有许多良田绝收,许多厂子被淹,兴花市的损失更加大。

有些工厂的机器泡水里半个月之久,等大水退了,这个厂子里的家伙事儿也只能卖卖废品了。

黄瀚知道三水市经济开发区的地势高,能够预知那里不会变成泽国。

因为原本轨迹那里就没被淹,在三水市主动防范水灾,提前增加河流湖泊的蓄水能力,修缮水利设施的情况下,更加能够确保万无一失。

这不是吹牛逼,三水市有了黄瀚的魂穿,保住了太多河流、池塘。

成胜利再花三年时间疏浚河流、湖泊、开挖浅水池塘,把整个三水市的蓄水能力提升一倍都不止。

多了池塘、河流、湖泊蓄水,不仅仅能够避免骤雨形成的内涝,应对由于连续降雨引发的水灾也从容多了。

成胜利笑了,他实话实说道:“下面的乡镇没几家大厂,这几年都集中到了经济开发区。

水利专家们明确告诉我,经济开发区那里如果被淹,三水城区也就全没了。”

额!无心插柳起到了良好效果啊!

黄瀚记忆中处于下河几个乡镇的工厂都在水灾中蒙受不少损失,还有一家跟春兰配套的空调配件厂据说规模不小,有两三千工人,厂里的机器报废了一多半。

现在看来那些厂子绝大多数搬来了经济开发区,其中就有几个空调配件厂,但是目前都没达到两三千工人的规模。

想来应该是时间还早,再发展三年,那些空调配件厂拥有两三千工人不稀奇。

厂子肯搬来经济开发区,应该都是看中了市里给经济开发区企业的帮扶和减免政策,也是看中了这里配套更加方便。

还有一点起到决定因素,那是因为乡镇干部十有八九在三水城里安了家。

钱国栋以前就是乡镇干部,每天早出晚归来回三十几里,都是蹬自行车上下班。

把乡镇企业集中到三水市经济开发区,乡镇领导没意见,群众也没意见。

因为七八十年代的基层农民绝大多数羡慕城里人的生活,渴望进城做工人,希望孩子读城里的小学、中学。

为了达成这个愿望,他们愿意先租个小房子落脚,一个星期回家一趟。

这真是好事,下河乡镇水网密布,但凡是农田都是水田、良田,占那样的田地发展工业其实不划算。

有些乡镇甚至于为一家工厂专门修桥、铺路这得浪费多少良田?

在资金总量不足以全覆盖的前提下,集中办工业多快好省。

这还有个大好处,人口往三水市集中了,办教育的成本降低,效率大幅提高。

扩张过的三水市实验小学今年已经趋于饱和,六个年级接近五千师生,不能再多了。

就地再扩张做不到,因为没地皮了。

实验小学西边是香火鼎盛的东岳庙,东边是风景秀丽的北湾河风光带,北面是三水大道,南面是庙前街,是北大街文化街区。

市里批了地皮,在经济开发区和城区之间兴办实验小学西校区,这里离正在装修中的市政府大楼只有一里多。

实验小学西校区的计划目标也是容纳五千师生,以后随着城市的发展,还要兴办东校区、南校区。

黄瀚支持这样的决定,认为不仅仅不应该扶持规模小、教学质量差的小学,还要让这些误人子弟的小学寿终正寝。

集中力量扩张优质学校,不仅仅让强者恒强,以后还要争取吸引到外地优质生源。

听成胜利讲基层的乡镇企业也是第一选择经济开发区,而且是主动选择,黄瀚真心高兴。

他不再废话,双手端起酒杯,很严肃道:“兴修水利是百年大计,你一定要倾尽全力,我代表家乡父老敬你一杯!”

钱国栋、许慕光等等本地干部当然知道兴修水利的重要性,也站起身敬酒,钱国栋打趣道:

“胜利,你会不会成为我们三水市的李冰万古流芳啊?”

成胜利分管水利局,当然要找水利方面的书读,肯定知道都江堰水利工程。

他道:“我们三水市水患不严重,兴修水利肯定做不到万古流芳。

但是我肯定能够做得到只要是我参与修建的涵洞、分水闸、大堤、引水渠等等,不出现一个次品工程。”

“只要工程符合验收标准就足够了,你不要心慈手软,下狠手严惩偷工减料的负责人,以儆效尤!”

“放心吧,隐蔽工程下基础时我都尽可能亲自当场查勘,我今天就是准备去中干河、淤河湾工程检查隐蔽工程。晚了会影响填土耽误工期。”

“那你去忙吧!记住了,你做的所有努力都不会白费,老百姓会感恩的!”

“哈哈哈……,我用不着谁感恩,求心所安足够!”

市里相当于是共同决定了募集资金开办“三水城市银行”,积极办理相关手续。

这件事情光明正大,没有要求保密,故而这个消息很快就传遍了三水市的大街小巷,成为最热议的话题。

在升斗小民心中开银行多么高大上,铁定了不起。

老百姓教育孩子、鼓励孩子用心读书时经常说:“长大了想挑大粪,还是想开银行?”就可见一斑。

三水人出资办自己的银行,依旧是采取股份制形式,每股十块钱,计划中募集六百万股,政府和各部门出大头,留给干部、群众的大概是二百九十万股。

我们要不要参股?太多群众开始问自己、问朋友、问领导干部。

参股不是摊派,自觉自愿是基本原则,这是官方答复。

私下里,群众们都会问当干部的亲戚或者朋友:“参股“三水城市银行”划不划算啊?”

“这可说不好,谁投资谁受益是股份制公司的原则,股份制银行也不例外,你看好、手上又有闲钱可以试试。”

“这东西我们不懂啊!”

“跟你们说实话吧,我也不懂。”

“那怎么办啊?”

“有人懂啊!如果黄瀚肯拿出一大笔钱入股‘三水城市银行’,说明他看好,我就敢把家里的积蓄全部入股。”

“一大笔?多少才算一大笔。”

“这一次‘三水城市银行’募股的额度是当初‘家园集团’的三倍,黄瀚如果看好,投资的数额也应该达到三倍。”

“你的意思是,如果黄瀚投得少了,风险就会很大,反之就没风险?”

“市里做这个大项目需要大量股金,我们要防止市里利用黄瀚的号召力宣传,如果黄瀚只出几万块意思意思,我肯定不跟风。”

“黄瀚不可能出几万块,他家出书、出磁带专辑赚到的钱都有上千万了。”

“谁知道呢,他又不可能参股每一家我们市的股份制公司。但是只要是他愿意参股的,还就真的都是效益特别好的企业。”

“明白了,如果黄瀚入股很多我们就积极响应。”

元月十七号,省里为了审批成立“三水城市银行”的报告开了常委扩大会议。

秦昆仑、宋解放被要求列席。

他俩没有表决权,有发言权,两个小时的会议时间内,有一个小时都是被领导们提问。

机会总是给准备好了的人,他俩功课做得足,对答如流,把如何严整纪律防范风险说得头头是道。

把拥有了自己的银行给三水市带来的好处也说得天花乱坠。

最后大领导同意给“敢为天下先”的三水市试点的机会,分管银行的省领导将要陪同他俩去首都人民银行要批复。

名声大的好处真不少,特别是拥有“敢为天下先”的光环。

导致相关部门没法用没有先例这种理由拒绝审批三水市的报告,最后反正是批下来了,来自于人民银行的监管很严格,简直是责任到人。

后来宋解放才透露,为了批这块牌子,惊动了不少大领导,能够获批完全是“敢为天下先”的三水市至今为止都没有犯过原则性错误。

大领导们相信三水市的领导班子能够办好“三水城市银行”!给了指示——大胆尝试、小心监管。

腊月二十二,三水市干群简直是奔走相告,“三水城市银行”挂牌成立,募股正是开始。

计划募集个人资金两千九百万,不搞摊派自觉自愿。

大街小巷公告栏张贴的大红告示上写得明明白白,股金不是存款,没法随时取出,提醒广大群众慎重对待。

之所以告示上这样措辞,是因为监管的领导特别指示。

也是因为领导根本不相信三水市群众就能够募集两千九百万的股金,担心三水市进行夸大其词的宣传诱惑人民群众。

因为前几年就有发行股票的公司承诺股票的收益保底数额,这就是很严重的违规行为,监管领导决不允许这种事情在先进典型三水市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