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子击沉红毛番五条战列舰!

瞬间翻盘,东南舰队上上下下有种雨过天晴的感觉。

哈哈哈!

爽!

不过,陈德着诸人不可自得,做好休整,继续趋前拦截红毛番舰队。

炮声轰,战火急,从勿里洞岛海域到旭日城的海域上,两军战得快活无比。

红毛番舰队目的明确,杀向旭日城,路遇什么,一概除之。

东南舰队则力拦入侵者,打得坚决,尽力保卫家园。

这回特罗姆普用上了西班牙人打前锋,那时期的西班牙人不面,打得还是很硬朗,且战列线一摆开,大家排着队上,没有任何想法,只好尽力而为,听天由命。

大家都拼了,东南舰队始终是下风,打上三个小时就溜,还是不与红毛番硬杠,不给红毛番包抄他们的可能。

但是!

东南舰队后退之后,很快就再摆战列线,重新开始炮轰。

短发美女的清纯可人私房照

哪怕在兵临城下之时,陈德依旧是不温不火,绝不犯错。

旗舰副舰长施琅年轻敢说话,对陈德道:“要是给红毛番出现在旭日城的话,只怕大帅不好交代啊!”

陈德呵呵笑道:“小施,你没听过领袖的教导吗?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存人失地,人地皆存。”

“只要舰队在,我们就有胜利!”

“可是这样做,政治上有很大的风险!”施琅担忧地道。

他经过学习,清楚到什么是政治收益和经济收益,有时不能光算经济账,政治上的影响必须引起重视。

要是给红毛番打到旭日城,震动府,只怕陈德的仕途会大受影响!

陈德对待手下是严格要求,但也关怀手下,提携手下,传授给施琅不少经验,投桃报李,施琅不希望陈德倒霉。

“我只想着打胜仗,别人怎么想,我没想过!”陈德傲然地道:“我现在就是死,也是开国元勋,东南府、东南府军队的主要缔造者!”(对东南府已故元老李英的评价)

这样的资历,只要不犯大的政治错误,几乎是政坛的不倒翁!

他好整以暇,对面的红毛番则心急如焚,当天三次接战,东南舰队顽强地挡在红毛番舰队的前面,疯狂地炮轰,炮弹不要钱一般地连串飞来,管他打不打得中,即使是输阵也不能输人。

红毛番唯有舍命陪君子,也拼命开炮,弹药的消耗量直线上升!

原本满满的弹药库减重了不少,问题是他们不再有补给。

他们晚上也难以行船,总有东南府的巡航舰夜间出动来袭拢,以其灵活的机动,不在意击沉红毛番大舰,只论躁皮红毛番,他们开炮打枪还有扔炸弹,闹得红毛番十分恼火,第二天往往顶着一双双中华国宝眼睛上阵。

炮战继续,东南舰队又出现在红毛番的面前。

此时冬天吹的是西北风,航向往东南,所以红毛番始终是上风,华人是下风,这让红毛番痛恨不已,而萝卜头布莱克则无话可说,他们英国人喜欢占上风不假,但这次占足上风,华人的战术却让他们无处下手。

“看,那条南海十三号!”特罗姆普手指左舷的一条东南战列舰道:“昨天我们与他交战过,打坍了他们那面舷墙,昨晚他们作了修补!”

“他们的炮、弹药、人员都有补充!”特罗姆普摇摇头道。

仿佛在验证他的话,在特罗姆普的望远镜里看到,华人们露天甲板上的一排水手们,正在吃烧鸡,有的吃鸡肉,还有的啃鸡腿!

鸡腿?!

有望远镜的红毛番们都看到了,让他们喉咙里流出了口水,貌似人家吃得很香的样子哦!

东南舰队的后勤出色,且打仗时的补助高,伙食费翻倍,因此昨晚华人们都吃上了热饭,今早同样有热腾腾的早餐,走的时候还带走了一桶桶的卤鸡给他们战斗时享用!

现杀的哦,东南舰队与众不同,他们拥有工程船、医疗船,还有后勤船,都不是小型而是战列舰级的大型后勤船,一些综合船更是多功能都行,能够修补、补给和医疗。

为了给他们吃上好的,后勤非常勤奋!

补给时,整船整船的牛、羊、猪、鸡运来的,换作陆战就没这么好的事情发生了。

如此对于军队的士气非常好,虽说打得有点窝囊,便听令行事,好吃有份,那就努力战斗!

华人拼命输出,红毛番不能不奉陪,这样打下去的话!

说大家不努力?

所有的人都很拼了,西班牙人没有后退一步,荷兰人多次冲撞东南舰队,但对方火力极猛,屡次将红毛番打退。

一分钟一轮的炮火,挨到的谁都头皮发麻啊。

荷将约斯特·邦凯特的副舰长阵亡,约翰·艾弗森则左臂受伤,就连特罗姆普身边有一颗枪弹飞过,打中一米远的红毛番,对方明摆着是瞄准他的,再准一点就是他了!

特罗姆普狗急跳墙,今日他摆出了两条战列线!

呈南北偏东之势压来,每边近五十艘战舰,而陈德看着他们的到来,依旧是一路上为南北偏西方向,只对付红毛番的一条战列线。

又是炮声不断,当东南舰队战列线走到一半,红毛番另一条战列线准备包抄他们的时候,陈德即时下令撤退!

东南舰队散得很快,特罗姆普咬牙切齿,孤注一掷,下令道:“命令舰队展开,分散作战,追击华人!”

红毛番骨子里天马行空,英雄主义强烈,来之前都承诺过服从命令听指挥,但他们对于战列线作战大感不耐,得到机会,疯狂地展开追击。

双方见风使舵,使尽浑身解数,你追我赶,

但是!

无论红毛番怎么追击,东南舰队各舰都跑得飞快。

他们的训练不是说笑的,大显身手,经历了多年的训练,华人的航海技术毫不逊色于红毛番。

更有利的是华人军舰平时有序保养,战时抢修维护,状况比起红毛番要好得多。

远途跋涉的红毛番船,在开战前,大部分在非洲东海岸、印度一带港口作过保养,但多不彻底,不同于华人军舰监察严格,因此论船底的光滑程度比不上华人军舰,有许多乱七八糟的生物附在船底,影响速度。

这些航海老手的战舰竟追不上东南军舰,不仅如此,随着红毛番军舰散开,而东南舰队各舰开始呈集结之势!

特罗姆普眉头拧紧,只得下令道:“各舰减速,收拢舰队”

号角声响起,红毛番聚拢在一起,与东南舰队又p了一场,不分胜负,没有战果,就结束了当天战事。

特罗姆普很是无奈,他想歼灭东南舰队的希望终究落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