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呼呼!

火光喷涌,将一头满身根须的植物人烧得焦黑,哀嚎不断。

淡黄的符纸随风飘散,纪幽竹转身刺穿了一头怪物的胸膛,一脚将它踹了出去。

铛!

一肘撞在湿濡的铁门上,纪幽竹也顾不得脏,顺势坐了下来。

艰难的喘着粗气,她的双手不住地颤抖着,长剑上满是口子,如同锯齿。防身的符咒已经用了大半,她的体力和灵力也被双双抽干。

“呕!”

恶心的感觉突然传来,纪幽竹用手臂捂住了嘴巴。然后闭上了眼,一遍又一遍地拍着自己的胸口。

虽然有想过这些怪物也许能重新变成人,心里有所抵触。但战斗一旦开始,就没有办法停下来了。

砍刀和利爪一波一波地朝自己的脸上袭来,死亡的危机持续不断地刺激着紧绷的神经。她只能不断地杀,不断地杀,直至身边尸横遍野,没有一头生物能够站起来为止!

所以,纪幽竹的身边躺满了尸体。

这听起来或许很帅,但她现在只想有个人能把她抬离此处。

小清新妹纸校园军训引人注目

遍布的鲜血夹杂着腐臭,到处都是黏糊糊的肢体和碎肉,这对一个女生来说简直就是噩梦一般的存在。

“呕……”

纪幽竹一阵头晕,快顶不住了。

“你还好吗?”

程依一从铁门的缝隙探出头来,小声地问道。

“小孩子不要看这样,唔唔……”

纪幽竹摆了摆手,最终忍不住说道:“快拉我一把。”

铁门被打开,程依一没有叫其他人,把她扛进了屋里。

“你受伤了。”

程依一看向纪幽竹的手臂,她在抵挡攻击的时候挨了一爪,虽然有一层外套隔着,伤口一样不浅。

“好像是吧……”

纪幽竹看了看自己的手,才发现上面有伤口。

“我刚才出来的时候带了一些绷带,我帮你包扎一下。”李峥站在楼梯口,开口说道。

楼下的动静那么大,上面的人自然是听到了。

纪幽竹帮他找回了儿子,他刚才也有心上去帮忙。只是那群怪物展现出来的速度过于恐怖,他上去恐怕也撑不过两招,再加上程依一一直门后看着,也就没有去添乱。

“等会吧。”

纪幽竹摇了摇头,脱下了湿漉漉的外套,然后用干净的内里擦去了脸上的血水,皱眉道:“叫上其他人,我们可能要转移了。”

外面的尸体堆积的太多,血腥的气味可能会引来更多的怪物。她现在的状态很差,而且杀伤力大的符咒也消耗得差不多了,可禁不住下一波了。

“好……我去叫人。”

李峥转身跑上了楼。

“你好些了吗?”

纪幽竹坐直了身体,稍稍恢复了一些力气。

“啊,我……”

程依一看了看自己的手,摇头道:“还不行,这和之前不一样,我现在没有办法感应到这个的东西。”

上一次程海和鬼影决战的时候,那个影子一直在她的脑海里碎碎念,左右她的思想。而这一次,就仅仅像是一个额外生长出来的器官而已。

“慢慢来吧。”

纪幽竹摸向那个影子,后者如同蛇一般缩了回去。

至少,暴走的状态被控制住了。

程依一眼神微动,从死魂盒里拿出了止血绷带,看向纪幽竹的手臂:“我帮你吧。”

“嗯。”

这一次纪幽竹没有拒绝。

平日里吞食小爱留下的混沌之气时会受到很强烈的精神冲击,程依一也没少锻炼自己。再加上纪幽竹没有经历过这种场面,一个人在外面堵门,实在危险。

这种时候,越是害怕,就越要将这种情绪压制下来。否则要是纪幽竹也死了,她就更没胆子去见程海了。

哒哒哒。

楼上传来了脚步声,七八名幸存者从楼上走下,闻到了门外散发着的腥臭气味,不禁皱起了眉头。

白发老头捏着鼻子,忍不住问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要走啊?”

“是啊,外面也太可怕了……”

在安全屋待久了,已经让他们产生了依赖感。

纪幽竹没有说话,给李峥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地打开了铁门,露出了外边的景象。

“啊!”

张馨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尖叫,冯林玉只感觉胃部一阵翻滚,捂着嘴跑进了厕所,胆子小的更是直接坐在了地上,说不出话来。

“这这这……我们真的要离开这吗?”

之前被纪幽竹拿剑指着的幸存者浑身哆嗦,对自己的嘴碎而后怕不已。

门外的尸体堆成了一座小山,看到的就有二十多具,全被她一个人杀完了?

“反正我走,你们爱走不走。”

纪幽竹扶着膝盖站起,体力已经恢复了一些,勉强可以走动。

但就在这时,程依一的面色忽然一变,拉住了她。

“等等!”

“怎么了?”纪幽竹疑惑道。

“恐怕……我们走不了了。”程依一咬牙道。

“什么?”

纪幽竹释放出精神力,脑袋却传来了刺痛之感,只能走到门口,看向外面。

巷子的两头又有了新的敌人……

这批敌人也许是从镇子的更深处过来的。他们或而体型巨大,或而拿着可怖的长柄巨斧,肌肉狰狞。之前的那一批敌人与之相比,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

“麻烦了……”

纪幽竹皱起眉头,使劲地吸收着灵石里的灵力。

事情很变得很不妙,她在遇见星光之前就碰到了一头穿着皮甲的强化型怪物。单打独斗对付那家伙就花费了她不少的力气,更别说这么一大群了。

正思虑着,天花板上突然闪过一道黑影。

一个猴子形状的怪物在上边倒立爬行,在她的头顶凌空跃下,速度快如闪电。等到纪幽竹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短小的匕首已经贴近了她的眼睛。

“小心!”

程依一一把将其抓住,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吱吱!”

那猴子似的怪物在地上挣扎,手腕已经被巨大的力量砸到变形,疼得呲牙咧嘴。但就在它看到程依一的那一刻,他的痛苦却仿佛消退了一般,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哈!宵暗妖精!我们发财了……”

随着一声咔嚓的骨裂声,猴子的脖子被生生拧断。

就在纪幽竹想要询问的时候,一股巨大的压力却忽然从天上传来。

“散发着黑暗波动的人,就是你对吧?”

一个破碎羽翼的女人漂浮在空中,那是来自阿兹克星的战士——折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