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皮肤因为泡水太久,都已经发皱了。

言安希认认真真的洗着,忽然就鼻子一酸,忍不住掉下眼泪来。

她做了这一切,她现在这么的隐忍,到底是为了什么。

又有谁会真的关心她,在意她?

她逃了,现在被抓回来,只能继续的在慕迟曜的控制里,起伏,沉沦,自救。

言安希关掉了蓬蓬头的开关,浴室里顿时一片安静。tqr1

外面也很安静。

她洗了这么久,慕迟曜没有来敲过门,甚至都没管过她。

他已经得到满足了,哪里还会来在意她?

言安希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吸了吸鼻子,那一点点想哭的感觉,给慢慢的收回去。

然后她穿着浴袍,系好带子,才走出了浴室。

慕迟曜听着门响,眉尾微微一挑,知道是言安希出来了。

校园里的短发女神清纯美丽

言安希走进卧室的时候,慕迟曜依然还是保持着那个姿势,靠在床头。

不一样的是,旁边的烟灰缸里,有一根烟头。

他抽烟了。

言安希看了他一眼,径直走去衣帽间,翻了半天,没有找到自己合适的睡衣。

这里是慕迟曜的房间,怎么会有她穿的睡衣呢……

言安希敲了敲自己的头,真的是糊涂了。

结果她正打算回自己房间,还想着趁着这个机会,可以反锁自己房间的门,让慕迟曜进不来的时候……

慕迟曜的声音就淡淡的响起来:“随便找一件衬衫或者t恤穿上。”

言安希一顿:“啊?”

“还要我再说第二遍?”

“噢……”

言安希咬咬牙,这个慕迟曜,是不是会读心术啊!

他怎么知道她在衣帽间想什么!

言安希挑了一件黑色的短袖t恤穿上,也跟睡衣差不多了,只不过稍微短了一点,只刚刚遮住大腿。

她动作稍微大一点,就会露出小内内。

言安希在心里把慕迟曜给咒了好几遍,最后才磨磨蹭蹭的走出衣帽间。

慕迟曜看了她一眼,倒是十分满意:“挺好的。”

言安希没有理他,他又朝她招了招手:“过来吧。”

“我还要吹头发。”言安希说,“湿的,没法睡。”

慕迟曜一顿:“好,去吹头发。”

言安希实在是没忍住,白了他一眼,然后就跑去吹头发了。

吹头发的时候,她不可避免的要抬手,这一抬手,小内内就露出来了……

而她站在这里吹头发,这个位置,慕迟曜刚好可以看到。

所以,这对慕迟曜来说,是一道风景线,更是一个难得的福利。

她穿着他的衣服,小内内若隐若现,下面是一双笔直修长的美腿……

当真是一个小妖精,慕迟曜心想,勾了他的心去了。

主卧里只有吹风机低低的呜呜的声音,慕迟曜仔细的欣赏着,言安希毫无察觉,继续吹着她的头发。

把吹风机放下的那一刻,言安希还在心里想,怎么办。

她现在还有些什么事,能够让她磨蹭,让她拖延时间的吗?

言安希是真的不想再回到床上去,和慕迟曜同床共枕。

她看了一眼时间,再磨蹭两三个小时,就该天亮了。

可是……她怎么磨蹭啊?

慕迟曜的声音再次响起:“言安希。”

“干什么?”她没好气的应道。

“不用想怎么躲开我了,老老实实的给我过来。”

言安希转过身来,看着他,站着没动。

慕迟曜作势就要下床:“看来,需要我亲自来抱?”

言安希一听,连忙就往床上走过去:“我……我我我自己,我自己可以走。”

慕迟曜再才重新靠在床头上。

言安希走了过来,看了一眼床上,狠狠心,咬咬牙,还是躺了上去。

慕迟曜翻了个身,伸手过来,轻而易举的就抱住了她。

言安希浑身一颤。

“那个……睡觉。”她说,“慕迟曜,我要睡觉。”

他懒懒的说:“正好,我也要睡觉。一起?”

“我……我睡觉的时候,不喜欢别人碰我。”

“可我喜欢抱着别人睡。”

说着,慕迟曜就要把她往怀里带。

言安希都能闻到淡淡的烟草味了。

“等一下——”她连忙喊道,“我,我我我我……”

慕迟曜其实心里跟个明镜似的,他知道言安希在想什么,无非是不想和他在一起,不想和他再有任何的肢体接触。

他也不说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又怎么了?”慕迟曜说,“言安希,今天晚上,是不打算睡觉了,是吧?”

“我不想和睡。”

“不睡也得睡!”

慕迟曜的语气里,透露出非常明显的强硬态度。

他也是在暗暗警告言安希,今天晚上,她哪里都别想去!

“我告诉,言安希。”慕迟曜说,“我是不会再让离开我的视线范围。要是再逃一次……”

她再逃一次,他可能就真的找不到她了。

这一次,如果不是管家早就留了一手,定位了她的手机,今天晚上,言安希就逃出慕城了!

而他还毫不自知,苦苦的在慕城里面寻找她!

言安希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我只是饿了,我要吃东西。”

言安希反正是千方百计的,想要把今天晚上的时间,就这么的给拖延过去。

想了半天,她刚刚想出了,她要吃东西。

这个理由,慕迟曜总不能拒绝了吧!

何况,她还怀着孩子,这是两张嘴,她能饿着,孩子不能饿着啊!

再说了,慕迟曜常常说她瘦,让她多吃一点,之前又一直孕吐,每天根本就没吃什么东西。

慕迟曜抱着她,指腹在她的腰上不停的摩挲:“要吃东西?”

“嗯。”

“这么晚了,饿了?”

“对,特别饿,肚子都饿得不舒服了。”

慕迟曜低声说道:“很简单,我现在就让人去做。”

“……现在很晚了吧?还有佣人吗?”

“有值夜的佣人,”他说,“再说了,把厨房里的人都给叫起来,给做宵夜。”

言安希拖长了声音:“这么晚了,还这么的兴师动众啊……”

“谁让饿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