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初初都哭得一抽一抽的,纸巾很快就被她用了小半盒。

慕迟曜见她哭得差不多了,才慢慢开口:“我今天早上听说,厉衍瑾去海城了,要去两天?”

“嗯。”夏初初点头,“刚走没多久,估计现在上飞机了。”

“好端端的,他为什么会决定今天去海城实地考察那个项目?”慕迟曜问,“昨天去找他,然后发生了什么?”

“我和他是不可能的了,这辈子都是有缘无分,枉费辛辛苦苦的把真相查出来,我却……却还是没有这个机会,和他消除一切隔阂。”

夏初初一边说话,一边抽泣,不过情绪没有刚刚进来的时候那么崩溃了。

她今天特意画好的完美眼妆,也都花了一大半了。

慕迟曜真的是百思不得其解。

他想不出,还有什么理由能阻止两个人和好如初。

“第一,们俩在一起最大的阻碍,是血缘关系,这个我已经告诉过真相了。”

“第二,”慕迟曜接着说道,“我当初最担心的就是厉衍瑾忘记了,对根本没有爱情可言。可是他已经再次对表明心意,只差点头了。”

只要厉衍瑾和夏初初两个人在一起,说不定慢慢的,厉衍瑾还有可能恢复那部分遗忘的记忆。

忧郁气质女穿泳衣海边写真

然后,两个人再慢慢的查,当初鉴定结果被调换的事情。

很多事情,只有厉衍瑾和夏初初两个当事人才懂,慕迟曜知道的,不过是一些大概情况。

“是,说的没错。”夏初初承认,“当时我就是这么想的,也是这番话鼓励了,我才会有勇气去找他的。可是……”

“可是什么?哪里出现了偏差?难道是孩子吗?”慕迟曜问,“厉衍瑾不相信怀了他的孩子?”

“如果只是这种小事,我怎么会离开他。是关于孩子,但是……不是我的孩子。”

慕迟曜一顿:“什么意思?”

他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不是夏初初的孩子,那是……别人的孩子?

谁?

乔静唯?

“乔静唯也怀孕了。”夏初初的话和慕迟曜心里的想法重叠在一起,“孩子……是小舅舅的。”

慕迟曜一惊,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说什么?”他不敢置信的再问了一遍,“乔静唯怀了厉衍瑾的孩子?”

“是。”

“什么时候的事?这……应该不可能,厉衍瑾怎么会碰乔静唯?”

以慕迟曜对厉衍瑾的了解,这真的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

厉衍瑾一心一意只爱夏初初,为了夏初初甚至都可以不顾生命,不顾一切,他怎么会去碰乔静唯呢!

除非……

慕迟曜心里想过两种可能性。

第一,乔静唯使用了什么手段,和厉衍瑾发生了关系。

第二,乔静唯在说谎。

夏初初绝望的回答:“小舅舅……的确碰过乔静唯,两个人发生了关系。这件事,我是知道的。”

“知道?怎么知道的?”

慕迟曜还是不愿意相信,厉衍瑾会要乔静唯。

“小舅舅亲口跟我说的。”夏初初看着他,“他亲口承认,当着我的面告诉我的。”

慕迟曜当下心里就自动的判断为,第一种可能性。

他几乎是脱口而出:“那一定是乔静唯使用了什么手段,比如……趁厉衍瑾喝醉?又比如……用了什么药?”

慕迟曜深刻的记得,当初,秦苏就是用下药的方法,差点让他也和秦苏上了床。

还好他意志坚定,心里只有言安希一个人,用仅存的最后一点理智,划破了自己的手臂,用疼痛来对抗药效。

因为一个男人,在有心爱的女人的前提下,看见任何女人,都是没有欲望的。

一丁点的欲望都不会有。

如果有的话,那一定是还不够爱。

可厉衍瑾对夏初初的爱,无可挑剔,毋庸置疑。

所以,慕迟曜怎么也不会相信,厉衍瑾是在自觉的情况下,和乔静唯上了床。

夏初初摇头,不停的摇头。

“当小舅舅告诉我的时候,我也有和一样的想法,我也觉得是不是有别的隐情。可是,我问他,他却说,他当时是清醒的,是自愿的。”

慕迟曜往沙发上一靠,陷入了沉默。

这完超出了他的预料。

夏初初喃喃的说道:“所以,乔静唯怀孕了,也不稀奇啊……孩子必然是小舅舅的,乔静唯怎么敢乱说?十月怀胎,她还能作假不成?”

慕迟曜摇头叹气。

好一会儿,他才问道:“那昨天去找厉衍瑾,说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说,他先开口,要我断绝这样的关系,不再打扰我。”

“所以也就是说,怀孕了,和他的血缘关系,都没有告诉他?”

“我告诉他还有什么意义呢?”夏初初问,“让他在和我乔静唯之间,必须选一个吗?让我和乔静唯,其中有一个人必须流掉孩子吗?”

“但是也应该说,应该告诉他,让他有知道的权利。”

“不……不懂他,慕迟曜,我很感谢,可说的,是在为这件事情整体做出的决定和考虑,没有为设身处地的小舅舅考虑过。”

慕迟曜眉头微微一皱:“是吗?”

“假设现在小舅舅知道了一切,他选择了我,那么他肯定要和乔静唯断得一干二净,那孩子也是肯定不能留的。他心里会是什么感受?”

乔静唯的孩子,也是小舅舅的骨肉,他让乔静唯流产了,他心里会好受吗?

以后的一辈子,小舅舅都会活在对乔静唯的愧疚当中,这种感觉会如影随形,伴随着小舅舅一辈子。

慕迟曜沉默了一下,说,“在某个特殊的时候,男人是不可逃避的要做出选择,快,准,狠。再难受,也得有个结果。”

“可是,小舅舅不是当初的小舅舅了。”夏初初说,“万一……他选择了乔静唯呢?”

慕迟曜立刻说道:“夏初初,绝对想多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他怎么会选乔静唯而不选呢?”

“我没有把握。我……我对自己没有信心。但是怎么看,小舅舅都会被困在我和乔静唯中间,他会为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