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摩托机车被用力撞击,在路面上踉跄起来。

只可惜,枪手的车技明显不错,很快就保持住了机车的平稳。

接下来的几次撞击,都被他有惊无险的躲了过去!

赵东那边皱着眉头,盯着快要见底的油箱,沉声道:“这样不是办法,开枪!”

唐柔惊愕,“打哪?”

赵东回道:“打车,能打人最好!”

唐柔试着将身体探出车外,巨大的风速让她眯紧了眼睛。

枪手发现了身后的异样,接连变线。

唐柔鼓足勇气,连开了两枪,可惜都放了空枪!

别说打人,离摩托车那么大的目标都是十万八千里!

赵东没办法,“你扶着方向盘,我来!”

柔弱无骨光滑美背气质美女清晨朦胧室内写真

说着,他从唐柔手里接过手枪。

检查了一下左轮,只剩下最后一发!

唐柔那边用别扭的姿势抓住方向盘。

赵东皱眉,“开稳点!”

唐柔咬牙点头。

赵东脚下轰着油门,判断着时机。

突然,他身体探出车外,举枪就是一个点射!

准确命中!

枪手吃痛,一声狰狞的冷笑。

又轰了一下油门,然后高速跳车。

失去了控制的机车突然栽倒,横在了路面之上。

意料之外的变故!

赵东猛踩刹车,但还是晚了半步。

轮胎被机车卡住,失去了控制。

高速之下,不可避免的撞向了路边的一棵大树!

砰的一声巨响!

警车的车头被狠狠撞瘪,凹进去一大截,发动机冒着青烟,所有的气囊部弹开,车里一片狼藉。

赵东撞了一个七荤八素,好在安带将他拉了回来。

他顾不上自己,忙着问,“唐柔,你怎么样,没事吧?”

唐柔那边没反应,上半身陷入了气囊中!

赵东强忍着晕眩,解开安带跳下车,好不容易才拉开车门。

替唐柔解开安带,将人费力拽了出来。

赵东先是试探了一下鼻息,呼吸很微弱,几乎察觉不到。

又轻轻拍打了几下她的脸颊,还是反应!

最后,在她的虎口和人中狠狠按下,依旧没反应!

赵东这才担心起来。

按照他的判断,应该是高速碰撞下,造成的心脏骤停和大脑缺氧。

情况危急,慌乱中也顾不上那么多,毕竟救人要紧!

赵东深吸气,伸手在她的胸腔一阵快速的苏复按压,然后对嘴吹了过去。

没有丝毫的邪念,标准的人工呼吸。

很快,唐柔终于有了反应,脸色由白转红,慢慢有了呼吸。

好一会之后,她猛地深吸一口气,一阵剧烈的咳嗽,然后坐了起来。

唐柔大口喘着粗气,窒息的滋味并不好受。

刚才那一刻,她甚至觉着自己快要跟这个世界拜拜了。

太多的遗憾。

临到眼前,她这才发现,从小到大,还没有好好的谈一个男朋友。

恍惚中,有男人一声声呼唤,叫魂一般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视线重新聚焦。

唐柔这才看见赵东近在咫尺的脸颊,只听他关心的问道:“怎么样,你没事吧?”

“放轻松,别紧张,慢慢喘气,吸气,吐气!”

说话的时候,赵东伸手在她的后背一阵轻抚。

唐柔呼吸逐渐恢复正常,心跳却不可避免的加速。

她抿了抿嘴唇,上面残留的男人味道太明显,尤其是烟味。

赵东尴尬解释,“那个什么,我也是情急之下……”

唐柔不敢再往下想,急忙转移话题道:“没事,谢谢你,那个枪手呢?”

赵东一拍脑门,这才想起那个枪手。

上前一看,那个杀手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被巨大的冲击力甩了出去。

在地上滚出好远,最后撞在了一块石头上,脸上是血。

唐柔那边也检查了一下自己的状况,身上有几处擦伤,其他还好。

她站起身,上前问道:“他怎么样?”

赵东试探了一下枪手的脉搏,“没死,就是晕过去了。”

“不过得赶紧送医院!”

唐柔没说话,只是盯着赵东的侧脸发呆。

虽然明知赵东刚才是迫不得已,可是再面对他的的时候,心里难免有些忐忑。

无法形容的荒唐感,初吻就这么丢掉了,偏偏又不好说什么。

最主要的,她甚至连初吻是什么滋味都不知道。

赵东从枪手的身上找到一部电话。

没有信号,上面写着“仅限拨打紧急电话”。

他试着拨通110,很快,电话里面传来接线员断断续续的声音。

赵东汇报了一下情况,“我叫赵东,联系你们江北分局的高振局长。”

“告诉他,我在518乡道的16公里处等他。”

“让他马上带人过来增员!”

以车程来算,再过二十分钟,应该就会有增员赶到。

唐柔那边轻松下来,心情不错的调侃道:“赵东,今天我要是交代在这里,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赵东掏出一根烟,“放心,你死不了,肉厚!”

唐柔狐疑的问,“什么肉厚?”

说着,她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微红道:“赵东,你要死啊!”

“我告诉你,刚才的事你要是敢对别人说,我饶不了你!”

赵东乐呵道:“放心,一直把你当成男人婆,从来就没把你当成女人!”

唐柔气呼呼的,“那也不行!”

说着,她狠狠捶了一拳。

并不重的力道,却让赵东当场变了脸色。

赵东苦笑,“我的唐大处长,好歹也救了你一命,还让你白捡了这么大的功劳,您老人家就是这么报恩的?”

唐柔脸色巨变,“你受伤了?”

赵东深吸了两口烟,“没事!”

唐柔上前,“什么叫没事?给我看看!”

赵东重复道:“我真没事!”

唐柔执拗道:“那也不行,衣服脱了,让我看看!”

不由分说,她把赵东背后的衣服掀了起来。

唐柔只看了一眼,吓得脸都白了。

上面有五六个弹孔,一个个皮肉外翻,血迹斑驳。

赵东重新把衣服拽下来,“我说不让你看,你非要看。”

“放心吧,没事,都是铅弹,陷入皮肉而已,伤不到筋骨!”

唐柔眼圈都红了,少见的感动道:“赵东,对不起,都是因为我……”

赵东急忙摆手,“别别别,姑奶奶,你误会了。”

“因为你,还犯不上我拼命。”

“这都是刚才在便利店,给我老婆挡枪才受的伤!”

说完,见唐柔不说话,他觉着有些气氛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