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送楚蕴和姚程程走了之后,长官就要在案件报告上签字,身边的人问道。

“老大,这事咱们确定不再仔细调查调查吗?”

受害人的指证一点不像是在说谎,而且这两个女孩子之间,的确发生了很多不愉快的事情。

有作案动机。

长官拧着眉心看了他一眼。

“那你来解释,她怎么做到前一秒还在学校宿舍,下一秒就到ktv.”

事发时候,对方在宿舍这件事情不止姚程程证实了,被上面派下来保护她的人也能证实。

又不是神仙。

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何必去费心思查。

楚蕴让姚程程先回学校,自己则是买了一束花去了木清婉所在的医院。

木清婉躺在床上,一张脸寡白。

超卡哇伊小妹妹活力四射

“清婉,吃点东西吧。”木妈妈端着一碗稀饭想喂她。

木清婉头一偏,“我不吃。”

“妈,秦悠然被抓起来了吗?判了多久?”

木妈妈只能收回勺子。

“这才刚过一个晚上,哪里那么快。”

其实刚才她就打电话问过了,对方说不能泄露案情进展。

但是这话不能说。

不然女儿指不定多激动。

“放心,事情我会跟进的,你先好好养病。”

现在还能怎么办,只能把病养好。

木清婉却不干。

“我不管,你现在就去那里守着,我要让她坐牢,我要让她付出代价,我要让她什么都不是。”

秦悠然那个贱人,居然敢对自己做这种事,她一定要让她生不如死。

虽然心里恨极,但不得不承认。

这是她目前唯一能把她拉下水的机会。

木清婉吼完又开始哭,“妈你去盯着,你快去,我什么都不要,就要她付出代价。”

“清婉。”看着女儿神色恐怖的样子,木妈妈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走啊,你快去啊,守着我做什么,守着我就能替我报仇了吗?”

木妈妈,“…….”

“好好好,只要你好好休息,妈妈现在就去。”

木妈妈抹着眼泪走出病房。

这事就连木家都不敢管,她一个无权无势的女人能干什么?

‘嘎吱。’

病房门打开。

木清婉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大吼。

“你还回来干什么,秦悠然那贱人不死,你就别回来。”

“嗯?这么想我的吗?”楚蕴嘴角带着一抹淡笑。

随手拿起床头柜上的病例。

【大出血,子宫摘除…….】

微微一笑,嗯,这个可以有。

木清婉一吼完,就对上楚蕴冷冰冰的视线。

瞳孔猛的一缩,条件反射的要起身,一声痛呼后,只能认命的倒回床上。

眼神愤怒不甘又带着恐惧。

“你,你怎么在这里?”

不是应该在局里蹲着吗?

楚蕴把花插在花瓶里,拉了张椅子坐下。

一脸反派笑,“来看看你啊,好歹我们曾经算朋友,听说你出了这么大的事,我总要来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

木清婉死死咬着牙。

眼底的恐惧不减,“你……”

“想问我为什么没在局子里蹲着吗?”

“哦,很抱歉让你失望了呢。我这辈子大概都不会蹲局子了。”

木清婉,“……”

死死的盯着楚蕴。

心里掀起惊涛骇浪。

为什么她还能好好的站在这里?

就算她有点本事,也不至于让人枉顾法律也要保她吧。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黑暗的吗?

而且,她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楚蕴像是压根看不到她的脸色。

自顾自的拿出手机,对着木清婉拍了一张。

“我知道你恨我,毕竟之前在校门口我没让着你。”

木清婉后知后觉的用手一档,“你干什么?”

楚蕴,“拍张照而已。”

木清婉也不纠结这种小事,几乎是咬着牙开口,“秦悠然,你就只做过这点让我恨你的事吗?你怕不是脑子坏了,自己昨晚做过什么这么快就忘了。”

楚蕴讽刺一笑,剧情里原主对木清婉又做过什么呢?还不是照样被她恨。

有些人,只要你不如了她的意,在她眼里,你就是该死之人。

没搭理木清婉的话,楚蕴自顾自说道。

“虽然你恨我,但是看在我们曾经是朋友的份上,我还是愿意帮你的。”

又拿过桌上的病例报告,咔嚓又拍了一张照片。

哒哒哒的在手机上摁了一会,屏幕一转,就怼到木清婉面前。

“看,你都这么恨我了,我还这样帮你,够意思吧?感动吧?”

在看到手机上的内容纳一刻,木清婉眸子猛的瞪大。

眸子里的恨意浓烈的像是要喷涌出来。

“你……秦悠然…..你这个贱人。”

手机上的内容是楚蕴用一个小号开的马甲发的帖子。

【就算如今不再是同学,也请有血性的盐城大学校友站出来,为我们曾经的同学讨回公道。】

下面附图是木清婉如今的样子,以及诊断报告。

在下面一点更是不嫌冗长的分别把施暴者1号到18号人员全部履历写了一遍。

包括他们每个人用了什么方法,具体做了什么伤害木清婉的事。

木清婉只觉得脑子轰了一声炸开了。

这件事情发生之后,她就算报案想要整楚蕴,也是下了好大决心。

并且想着在案子定了之后,这件事也决口不提。

更加不可能爆到网上。

到时候别人会怎么看她。

之前只是向学长表白就已经让她受不了别人的眼神和闲言碎语。

这件事情要是被大张旗鼓的曝光给所有人知道。

那她还怎么做人?

还有学长……

学长更不会喜欢她了吧。

楚蕴嘴角的弧度更深,收回手机,又是哒哒哒几下。

“嗯,刚才我想了想,光是盐城大学的力量不够,我又发到了好几个新闻媒体号上,人多力量大嘛,这么多人监督,坏人一定会得到应有的惩罚的。

不要太感谢我哦。”

木清婉气的浑身发抖。

“贱人。”

楚蕴笑容不减,淡定的就像根本没听到唾骂。

剧情里木清婉曝光秦悠然隐私的时候,那是何等的理直气壮。

怎么到她自己身上了,就忍不住破口大骂了呢。

木清婉见楚蕴没脸没皮的样子,仿佛在说自己的唾骂在她看来仿佛就是挠痒痒。

一种强者对弱者的蔑视。

木清婉更气不过,抬起颤抖的手指着楚蕴。

“你…..你就一点都不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