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白爷是有野心的,若是没有野心,他当初也不会做那些小帮派的公证人,只是一直有龙头会压着,他没机会,如今没了龙头会,却多了个天隐会。

现在是最好的动手时机,一旦天隐会稳固当前的地盘,白爷这辈子恐怕都没有机会成为东海市地下霸主。

罗天宇看着白爷面色阴沉,拍着胸脯道:“白爷,放心,等他们过来,只要知道是他们做的,我拼了老命也要将萧旭留在这里!”

“不管是不是他们做的,都要将他们留在这里!”孔半阳幽幽道。

罗天宇是白爷麾下最强的打手,听到这话,有些不解:“为什么?”

“问那么多干嘛?照做就行了,明明白白和说了,这没脑子的货也不一定能理解。”孔半阳毫不留情的说道。

孔半阳跟了白爷这么多年,对白爷的心思了解透彻,这次绝对是个好机会,若是能让天隐会群龙无首,白爷这辈子的梦想就能达成。

罗天宇则是疑惑看向白爷,见到白爷点头,这才点点头:“行,待会给我暗示,我便直接出手,灭了萧旭!”

白爷抬手在罗天宇肩膀上拍了拍:“有多少把握?”

罗天宇见过萧旭的实力,那是真的深不可测,他习武数十年,恐怕在萧旭手中一招都走不过,唯一的机会就是以命搏命,才可能杀了萧旭,轻轻摇头:“怕是不到三成。”三成他都说多了,在他心中,估计也就一成不到。

“不用急着出手。”白爷扭头看向孔半阳:“人手都准备好了没有?”

小妹妹Swing图片

“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布下了天罗地网,秘密武器也准备好了,萧旭就算再强,也断然无有逃脱的机会!”孔半阳沉声说道。

“那就等着吧,看我们东海市新地下龙头老大,到底敢不敢来!”白爷身体倚靠在椅背上,手中捻着佛珠,成与不成,就看今夜了。

“白爷,我们不该一次将所有底牌亮出来吧。”孔半阳试探着说道。

“到了现在,藏着掖着还有什么必要么?龙头会已经被灭,莫爷也已经成了落水狗,而且若是这次事情不能成,这些东西也能给我们增加苟活的筹码,至少让天隐会知道,我白爷不是好惹的!”

孔半阳点了点头,不过在他看来,这件事绝对是十拿九稳的事情。

三人坐等片刻,有人过来通报消息,萧旭和夏梦梦已经到了。

白爷起身带着手下两人去接见萧旭,看到萧旭和夏梦梦的时候,白爷有些恍惚。

距离上次和萧旭见面,不过才一个月左右,短短一个月,天隐会已经从一个二流小帮派,成长为了东海顶级大帮派。

而夏梦梦也成原本在他眼中无足轻重的人物,变得和他平起平坐。

白爷心中唏嘘,无数人一辈子都难以做到的事情,居然被一个女人在短时间内达到了。

“来了。”白爷笑着走过去,坐在桌旁道:“尝尝看,味道怎么样,萧旭上次说这儿东西味道不错,我让厨师又做了些拿手好菜。”

萧旭眉头挑起,这老东西恐怕没想着让他和夏梦梦离开啊,却也不怎么介意,拿起筷子夹起一块肉:“嗯,味道不错。”

孔半阳开始倒酒,谁也没提夏梦梦成为东海市霸主的事情,聊着闲天吃着饭,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萧旭放下了筷子:“白爷,饭也吃好了,酒也喝过了,梦梦,咱们先回家。”

白爷看着萧旭带着夏梦梦准备离开,放下手中筷子,又慢条斯理的抽出纸巾擦去嘴边的油渍,这才开口道:“这么急着要走,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白爷没有多说废话,而是选择直接开门见山说清楚去,在他说话后,孔半阳目不转睛的盯着萧旭,想要看出破绽。

萧旭脚步一顿,带着夏梦梦又回到桌边坐下:“白爷,这话我可就有些听不懂了。”

孔半阳看到两人脸上没有丝毫的特殊表情,但却他的疑心却更重。

“既然听不懂,那夏小姐肯定听得懂。”白爷眯着眼睛笑着,目光落在夏梦梦身上。

夏梦梦在白爷的目光下丝毫不惧,她掌控的天隐会规模比起当初要强大太多,身上也是自带气场,和白爷对视着,淡淡道:“我也不懂白爷说的是什么意思。”

罗天宇在一旁忍不住了,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们两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了,这件事不是们做的,还能是谁做的?”

萧旭眉头皱起,瞥了眼罗天宇,又看向白爷:“白爷,您这兄弟酒喝多了,把脑子喝坏了吧,他这是什么意思?”

萧旭的话中带着威胁意味,白爷听了,心中很不是滋味,他堂堂白爷,萧旭就算能打,又有什么资格和他这么说话,猛然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轰。”房间门被撞开,十几个壮汉鱼贯而入,手中都拿着微冲。

夏梦梦的面色变了。

整个东海市地下势力恐怕都难以凑齐这么多微冲,要知道,枪支在华夏是管制品,虽然能买到,但大多都是些改装的次品,白爷手中这些人手中清一色新微冲,这么多把,随随便便就能平了几个派出所。

“我说白爷今天为什么要请吃饭呢,原来是鸿门宴啊。”萧旭瞥了眼拿着微冲的汉子,神色淡然,显然丝毫不在意。

“米国05式微型冲锋枪,将无托把的优势展现的淋漓尽致,米国军方也有大量的装配,白爷居然能在国内搞到这种货色,人脉关系很不错啊。”萧旭笑呵呵说道。

白爷看着萧旭浑然不觉危机降临,面色有些凝重,他和萧旭接触过几次,萧旭绝对不是没脑子的货,既然这个时候依然稳定,肯定是有把握。

只是在十几把微冲下,萧旭哪来的底气?

萧旭看着三人紧张的样子,笑了笑道:“白爷让人拿出这些东西来,是要送给我吗?虽然这东西比较特殊,但我还是能吃得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