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笑笑双眼赤红,握着水果刀直奔楚蕴而来。

浑身的煞气,令于记者身边扛摄影机的汉子都有点肝胆发虚。

服务生也跟着冲了过来。

一阵头皮发麻。

这要是在他们店里出了什么事就完了。

硬着头皮想上前阻止。

原本想着韩笑笑就算手里有刀,也是个小女生,他好歹也是一个男人,只要小心一点不被刀子划到,怎么也能把她制服。

结果他这才刚靠近,一道雪亮的刀锋嗖的从他眉毛上划过。

服务生腿一软,吧嗒一下坐在最近的椅子上。

韩笑笑压根不多看他一眼的,把人掀翻之后,继续转头朝楚蕴冲过来。

此时的韩笑笑眼睛通红,眼皮上有灰黑的颜色。

看上去像是画了烟熏妆一样。

青春小萝莉的可爱

不过不是眼影,而是妖力觉醒的前兆。

可惜看她的神态,并不像是觉醒了传承记忆的样子。

正常来说,韩笑笑要觉醒记忆和能力还应该过一段时间。

今天应该是受刺激了,妖力被硬生生提前激发出来的。

扛摄像机的汉子犹豫了下,把摄像机放在一边,然后也想过来拦人。

照例被韩笑笑一脚踹开。

“许老师快跑。”于记者冲楚蕴喊道。

“她是冲着你来的。”

同时心里疑惑。

一个小女生,明明之前自己还说被许老师揍的爬不起来,今天怎么就能轻轻松松把两个男人放倒。

韩笑笑是朝楚蕴奔过去的,正好要经过于记者。

一听到于记者的话。

一下子想到网上那些对许惜月一口一个女神,却对她各种谩骂的死喷子。

眼底瞬间闪过凶光。

手里的刀子直接朝面前的于记者身上劈下去。

“你们都去死。”

雪白的刀光在眼前放大。

于记者一下子懵了,压根没反应过来。

楚蕴微微眯眼,单手把于记者朝身后一带。

另一只手抄起一把椅子,直接对着韩笑笑兜头砸下。

“啊……”

“住手!”

韩笑笑的痛呼声和安明晨下意识的喊声同时响起。

“许惜月,你干什么!”

许惜月被砸的躺在地上,脑门上有个血孔。

于记者后怕的拍拍胸口,感觉心跳有点快,看了那个白裙飘飘,笑容清浅的女子一眼。

刚才要不是她,自己是不是就死了。

摄影师和服务生也一脸震撼。

震撼过后,就是对安明晨的无语。

楚蕴眼角带着轻嘲,“安总,你瞎了吗?我住手了好让她杀人?”

安明晨一梗,脸带臊红的说道,“凭你的身手,她杀得了你们吗?”

笑笑肯定是看了报道,以为自己真要和许惜月求婚。

这才控制不住自己的。

有许惜月这个女人在场,怎么可能让笑笑真的伤到人。

推开不就好了吗?为什么要下那么重的手。

于记者等人更无语。

楚蕴笑着掸了掸裙子,“嗯,得感谢我自己还有一点身手。”

不然换成普通人就死了。

看安明晨一副心疼到不得了的样子,楚蕴笑容更深。

“听安总这话,似乎依然觉得,虽然她抽烟喝酒泡吧,逃课打架和小伙伴五人开黑,甚至还想杀人,可她还是好女孩,对吗?”

于记者颤颤巍巍的伸出话筒怼到安明晨脸上。

安明晨:……

嘴巴张了张,放弃解释。

已经不想看网上怎么说他了。

反正就是一群只看表面见不得别人好的狗东西。

此时笑笑的状态很不对劲。

再看她头顶不断落下的血,安明晨心疼的想过来扶她。

韩笑笑虽然癫狂,但是安明晨的那丝心疼还是被她捕捉到了。

目光一闪,想到什么,一骨碌爬起来。

手里的水果刀直接比在手臂上。

“站住,别过来,谁都不准过来。”

韩笑笑神情狰狞,毫不犹豫对着自己手臂一刀下去。

眼神执拗又疯狂的盯着安明晨,大声吼道。

“你说你爱她?你要和她结婚?”

“你快放下……”安明晨被吓得魂都没了。

“放下刀。”

“你说,你们才是生死与共的夫妻?”

又是一刀。

安明晨:……

“我只是你的亏欠?”

再来一刀。

“我在你心里,只是一个需要负责照顾的人?只是一个拖油瓶是不是?她才是跟你一伙的是不是?”

还来一刀。

……

韩笑笑每质问一句,就是一刀。

不到一会儿,手臂上就鲜血淋漓。

韩笑笑却像完感觉不到疼一样,直勾勾的盯着安明晨,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她想知道。

既然他想要结婚的对象一直是别人。

为什么要对她那么好,为什么要给她幻想。

为什么要说没有人可以欺负她这种话。

还说什么会让许惜月付出代价。

骗子,都是骗她的。

在他心里,许惜月才是跟她生死与共,利益和风险共担的人,就连他哄自己会让许惜月付出代价。

都是基于对她的偿还。

而且这种代价,根本不叫对许惜月的报复,而是真正把她当自己人,让她替他为向自己赎罪罢了。

安明晨慌得不行。

笑笑听到的那些,都是他骗许惜月的。

他是亏欠了笑笑的父亲,可他对笑笑绝不仅仅是因为愧疚和偿还。

“不是这样的,笑笑你先把刀放下,你先听我说。”

“你倒是说啊,你说啊。”

韩笑笑激动的跺脚,放在手上的水果刀晃动着,刺得安明晨心尖发颤。

“你说啊,你到底是爱她还是爱我?”

“!!!”

韩笑笑这话一出,在场所有人,包括正在看新闻的网友们,都是齐齐一震。

随即又是了然。

说好了,就算知道再匪夷所思的事情都要淡定的嘛。

这两位身上,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吗?

都是小意思啦……

个屁!!!

果然这两人一次次刷新他们的三观底线。

他们可是叔侄啊。

就算没有血缘。

可伦理也不是完以血缘来论断的。

安明晨在韩笑笑话落之时,瞳孔就是一缩。

要在所有人面前,承认他真正爱的人是笑笑吗?

目前的后果已经很糟了。

许惜月这一招走错了,他已经没有把握能把事情解决了。

如果再加上叔侄

论的话…..

网上那些恶意满满的人,怎么可能放过他们。

安明晨抬起头。

正准备开口。

就看到韩笑笑哗啦一声把刀子搁在手腕上,那里是动脉。

安明晨的心一下子被死死揪住。

“我爱的当然是你。”

情急之下,安明晨脱口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