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一想起夜殇突然取消今天飞S国的计划,蓝草就很恼火。

她很不想接这个人的电话的,可想了想还是接过手机,开口就冷冷的问,“在哪?”

许是听到她用这种口气跟自己说话,夜殇沉默了一下,说,“我在赶回医院的路上,先不要着急,嘉嘉一定不会有事的。”

蓝草冷嗤,“怎么知道他不会有事?是医生吗?哦,对了,不是医生,但是却有决定嘉嘉生死的能力。”

“女人,我知道嘉嘉突然发病心情不好,我不想跟就这个话题多说什么,我给电话只是提醒自己肚子里有孩子,请为了孩子照顾好自己,就这样。”

冷淡的说完,夜殇就挂断了电话。

蓝草不可思议的盯着被挂断的手机,他就这样挂了她的电话?

应该是生他气的自己先挂他电话的吧?

呵?提醒她肚子里有孩子,要照顾好自己?

他眼里就只有孩子吗?

想到这里,蓝草气恼不已,她咬着牙关,手覆在隆起的小腹上用力的压了下去……

俏丽毛晓彤秀出好风姿

自从怀孕自己,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排斥肚子里的孩子的。

虽然早就知道夜殇只在乎她肚子里的孩子,她对夜殇来说并不重要,她的弟弟对他来说就更加什么都不是了。

就在蓝草因为内心的愤怒而把气发在肚子里的孩子上时,一道冷厉的声音响起。

“蓝小姐,这么做会伤害肚子里的孩子的,不知道吗?”

伤害孩子?

蓝草下意识的移开按在小腹上的手,回头一看,发现来人竟然是沙凌、李双双,以及梁静。

刚才说话的,正是李双双。

她们怎么也来了?来做什么?是夜殇让她们跟来的吗?

蓝草询问的目光看向紧随而来的沙凌。

她就纳闷了,那天一起坐飞机来的沙凌,最后怎么没有跟着他们到罗家去呢?

原来他另有任务,要接这两个人呢。

“蓝小姐,您还好吧?”沙凌一过来,就跟蓝草打招呼。

蓝草瞥了他一眼,懒得理他,只是坐在那里盯着抢救室门上闪烁的灯一动也不动。

见状,沙凌识趣的不再说什么了,他把黄柱子拉到角落,询问他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李双双走到蓝草的身边坐下,拉起她的手开始把脉,半响,她看着蓝草憔悴的脸色,叹气说,“蓝小姐,我知道的弟弟生病了,很担心她,但是自己的身体也不是很好,为了肚子里的孩子着想,要先照顾好自己,才有精力照顾弟弟,知道了吗?”

她说的话跟夜殇在电话里说的差不多,都是劝她为了孩子要怎样怎样。

她不悦,‘李主任,孩子在我的肚子里,我比懂得照顾他们,没必要这么担心我。’

李双双不以为然,“连自己都不懂得照顾了,还能把孩子照顾好吗?”

蓝草反驳她,“孩子在我肚子里,我把自己照顾好了,就算是把孩子照顾好了,这个道理不会不懂吧?”

“要是能照顾好肚子里的孩子,刚才那个用手用力按压小腹的动作是什么意思?分明是在伤害胎儿,作为妇产科医生,我连这个都看不出来,那就不配当医生了。”

蓝草语气冷冷,“怎么?李主任,来这里就是为了要训斥我的?还有,凭什么污蔑我在伤害自己肚子里的孩子?”

一旁的梁静见蓝草在李双双的话刺激下,情绪越来越激动了,她赶紧阻止李双双继续说下去。

她劝说,“李主任,别说了,让蓝小姐好好休息吧。”

李双双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深呼吸道,“好,我不说了,不过梁静,马上给蓝小姐做下检查,以免她激动的情绪影响到了她肚子里的孩子。”

梁静点头附和她,“好的,我知道了,等嘉嘉有消息后,我就给蓝小姐做体检。”

体检?

蓝草皱着眉头看她们,不悦道,“们能不能不要在这个时候提这个,嘉嘉出了这么大的事,们以为我还有心情做什么体检吗?”

李双双说,“身体是的,孩子也是在的身体里,有不做体检的自由,但是为了的孩子着想,我觉得最好还是配合我们的工作,在夜少没有安排另外的妇产科医生负责照顾和的孩子之前,我和梁静都会跟在身边,随时观察的身体状况,直到孩子出生为止。”

又是夜殇。

蓝草冷着脸不理会李双双的话。

这时,抢救室的门打开了,几个医护人员从里面走了出来,都是蓝草陌生的面孔,说着T国的语言,让蓝草的心顿时变得清醒了起来。

是啊,她和嘉嘉现在不是在国内,而是在国外。

在国内她就算遭遇了什么,都还有家人在背后支持她,让她在面对夜殇时,底气十足。

可如今她一个人挺着肚子,带着生病的弟弟到了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感觉挺茫然的,要是没有了夜殇在身边,她该怎么办?

见医生出来,众人一下就围了过去。

主治医生看向众人,用英文大声的问,“谁是病人的家属?”

“我是!”蓝草用英文回应,她走到医生跟前,急切的问,“我弟弟醒来了吗?一切都顺利吧?”

医生表情凝重,“病人的情况不太乐观,还好这次病情发作送医及时,不然再晚一点,病人就很危险了。”

蓝草心一沉,急切的问,“那我弟弟现在怎样?他在哪里?”

医生说,“病人这次虽然抢救过来了,但病情还很严重,必须进入无菌室观察,在观察期间,家属不能够进去探视,只能在外面隔着玻璃探望他。”

闻言,蓝草催促,“快带我去看他。”

“现在还不行,一个小时后再说吧。”那个医生显得很严肃,他说完,就要走。

这时,罗侃侃冲过来,站在他面前,“喂,叫什么名字?知不知道我是谁?”

那医生纳闷的看着她,“是谁?”

‘我叫罗侃侃,现在应该知道我是谁了吧?’罗侃侃傲然的说道。

那医生一头雾水,不解的看向身边的医护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