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待傅总几人跑了一趟市里回来,灵了灵市面,得到了本区域地块出让的相关信息。

得亏他们决定联合投资,以公司名义开发房产。假如以个人名义,人家才不会卖给你。

之后,在乡镇干部的带领下看了一圈地回来,兴致勃勃地想和众人分析每块地的优劣,只听大伙儿异口同声:“甭挑了,我们都看好了,就湖北面那片坡地。”

“……”合着他们看了半天地都是无用功?

但不管怎么说,能尽早定下竞拍地块是好事儿,减少奔波不说,随着水下古城揭开面纱,开发楼盘还能跟风做一波免费宣传。

于是,第二天,李太太跟着傅总一行人去了趟市里,找了个信号最佳的位置,给丈夫拨电话。

李光信接到妻子电话,半晌摸不着头脑:娘俩不是去玩的吗?怎么变成买地了?

不过听太太说,公司要是没有投资意向,她就以个人名义来,不禁有些不放心,担心会不会上当受骗了。

买地这么大的事,什么时候见她这么斩钉截铁过?

挂了电话,思忖片刻,立即调拨私人飞机赶到了云城。

他的到来,让傅总几人仿佛看到了黎明的曙光,话不多说,带着他直奔那块相中的地。

这一看,李光信相信太太为什么那么坚持要参股了,太阳没出来以前,烟波浩渺、仙雾缭绕;太阳出来以后,蓝天白云、雪山碧湖,的确是个好地方。

夏日阳光美女清新自然户外写真

“可美是美,假若当地政府迟迟不开发这一片,销路是个问题。”

他是生意人,生意人做投资,向来以投资回报率计算。这么大一块地,总不能真就他们几家自己住吧?

跑大老远来大兴土木,结果只来这里度假住几天?

何况政府不牵头开发,这就是个深山老林一样的地方啊!游客便是知道里面藏着一个美若仙境的湖,没路没车,让他们怎么进来参观?

众人相视一笑。

傅总勾住李光信的脖子,把他带到湖边,神秘兮兮地说:“我们在湖里发现了一个宝贝,宝贝面世,政府不可能放着大好的机会不开发这里,不出三五年,绝对像峡湾一样,成为一个旅游胜地。旅游业发达了,房子还愁卖不出去吗?”

“湖里有宝贝?”李光信一脸“你莫不是在逗我”的表情,显然不信,“这里穷成这样……”

“刚发现的嘛。李总你猜猜看,湖底有什么宝贝?”

“黄金?”

他听说内地以前战乱的时候,经常有大户人家把携带不方便的黄金、珠宝埋在地下,等战乱平息了再回来挖。但总有回不来的,这些深埋于地下的黄金可不就成了后人的宝藏。

“……”

一听黄金,大家齐齐看向了梁大少,这两人的脑回路看来差不多嘛。

梁大少抽抽嘴角:“看我干什么!我那是被傅正阳带歪的。”

李光信也就是随便猜猜,反正不觉得湖里会挖出什么好东西,总不会是什么古墓吧。

倒是听说考古学家对古代的墓啊碑啊挺感兴趣,可一想到那是人家老祖宗死后安葬的坟,刨人家祖坟不觉得不道德吗?

“不是墓,也不是碑,是一座城。”

“哈?”

李光信下意识地看陆驰骁。这些人当中,在他看来最不会开玩笑的就是徐老师的男人了。

没想到对方竟朝他点点头。

“……”

什么意思?水底下真有一座城呀?

“千真万确!骁哥和嫂子亲自下水看过得出的结论。不是听人瞎传的。”傅总说着,拍拍他肩,“怎样?李老板还犹豫吗?”

“这还犹豫什么!”李光信摇头失笑,“我是真没想到会是水下城,这附近都没人提起过吗?”

“有人提起就不会等到我们来才发现了。那些考古学家嗅着味儿就挖掘,哪会放过这么好机会。就是没人说起才纳闷。”

“哎你们说,这水下城究竟怎么发生的?发大水淹没的?地震陷下去的?反正肯定不会是直接建在水下的吧?”

“这还用说!哪个朝代有这等能人异士会在水下建房啊!又不是外星人!”

“诶?会不会真的是外星人住过的房子?”傅总脑洞大开。

其他人都不信,认为不可能有外星人。

就算有,也和地球离得十万八千里,不可能有接触,否则历史早就被改写了。

大家更倾向于这水下城是因为发大水或是地震造成的。

手上握有多款外星产品的徐老师,这一刻果断闭嘴不说话。

接收到陆大佬投来的似笑非笑的眼神,悄悄拧了他一把。

当晚,三辆房车又停在佛仙湖畔的草地上,决定满足孩子们——再露营一次。

有过上一次的经验,这回准备起来就迅速多了,很快就围着篝火一人一条啃起了抗浪鱼。

孩子们在草地上肆意奔跑。

忽然,胖墩儿指着岸边草丛喊:“那里有东西!”

只听草丛里传来“扑簌簌”的响声,随即是“扑通”一声落水声。

“有人落水了?”众人吓了一跳。

“不像是人。”傅总正对着那个方向坐着,胖墩儿喊的时候,他也看到了,从影子来看不太像是人。

“妈妈妈妈!”小包子兴奋地举着个东西跑回来,“傅叔叔的墨镜找到了!傅叔叔你看,这个是不是你的墨镜?”

“咦?掉湖里了还能找回来?”傅总乐了,“媳妇儿,你可以收回我败家那句话了!”

林玉娟懒得理他,扭头问小包子:“小昱,你是在哪儿找到的呀?你们没下水吧?”

“没有没有,就在岸边的草丛里找到的。而且妈妈,刚那个掉下水的好像是小浣熊诶。”

“小浣熊?”徐随珠秀眉一挑,她想她猜到了。

“对!”小包子点点头,“我看到了,它跟干脆面里的小浣熊长得一样!肯定是小浣熊!”

“浣熊不是熊吗?还能在水里生活?”傅总几个学渣眼睛冒起蚊香圈。

“估计是那头水獭。”徐随珠笑着说。

“水獭?”众人不解。

她就把昨晚在水下遇到水獭的事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