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对不起,你们有没有治疗疟疾的药物、解毒剂和退烧药,我们有人被不知什么东西给咬了,还有人发烧了,病的很厉害,药物不够用。”

跟了一整天,在附近苦熬了一夜的雇佣兵们再也坚持不下去,在李白的车队出发前,苦着脸主动找了过来。

他们的随身药物没有带够,哪晓得中了招的人那么多,还有人被毒蛇毒虫给咬了,不止一个。

原本想再坚持一下,看看能不能自行恢复,可是人一多,特效药也不够用,情况变得越来越严重,再拖下去怕是要出人命。

人是雇佣兵团队的根本,尤其是精锐的战士。

并没有多少团队首领能够做到铁石心肠的草菅人命,磨合出一个彼此默契的团队并不容易,更需要经年累月的时间。

每减员一位伙伴,对于整个团队来说,不啻于重大的打击,甚至有些时候会导致整个团队分崩离析,当场散伙。

“你们这么一直跟着我,让我很难办啊!”

李白伸手平空一抓,出现了一只纸盒。

这是一盒针对疟疾的特效药,他的储物纳戒里有很多,并不是自己配的,而是医疗队负责人黎峰强塞过来的。

治疗疟疾的药物和各种解毒剂是华夏维和部队医疗队储备量最大的药物,在李白散发“紫砂大富大贵平安如意牌”之前,维和战士们的疟疾发病屡见不鲜,每个星期都会有三四例,没得过疟疾,就等于没来过非洲。

哪怕华夏维和部队会对自己的驻地内外定时喷洒各种杀虫消毒药物,将各种虫子控制到相对较低的一个水平,依然还是有不少虫子潜伏在各个角落里面。

清纯美女之我是wig控

万里迢迢而来,维和士兵们不可能终日待在营地里面当个死宅,总归是要外出执行任务,而且任务数量还不少。

一旦出去,就会随时遇到各种各样不可预料的意外,被蚊虫叮咬,甚至被果蝇寄生,完全是家常便饭,兼职写网络的农业专家孙南正就曾中过招,直到现在依然心有余悸。

“李白的酒馆”之所以一直生意兴隆,固然也有与不受蚊蝇滋扰的因素之一。

那几个苦逼雇佣兵的目光紧跟着李白的动作,一上一下,他们自然能够猜到,这就是救命的药物,想必还有更多的药物。

与李白打交道的那名老雇佣兵满脸苦涩地说道:“万分抱歉,是我们给阁下造成了困扰,请发发慈悲,原谅我们的冒犯!”

在这个时候,打马虎眼,耍小聪明的抵赖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反而只会把事情弄得更加糟糕,还不如坦诚的面对现实,犯错要挨打,挨打要立正。

更何况这位李白医生如今在索马里已经小有名气,

“我可以给你们足够的药品,但是……你们必须付出代价。”

不管怎么说,李白即使放过这些无关紧要的小角色,也不会平白无故的大发善心。

他又不是圣母,凭什么乱施恩德,升米恩,斗米仇,若是让这些家伙觉得自己好欺负,保不准回头又要起别的心思。

老雇佣兵在这个时候没有怂,梗着脖子说道:“您想要什么,我们只有一条命和不多的钱,您都可以拿走!”

落到大佬手里,只能认栽。

李白既没有要命,也没有要钱,提出来的要求却大大的出人意料。

“先来两万斤坦桑石原石!”

wtf?

几个雇佣兵彼此面面相觑。

万万没有想到这位大佬居然对坦桑尼亚的一种石头感兴趣,想要几万斤。

说起来这种石头并不属于传统宝石的范畴,通常并不会被雇佣兵们关注,骤然一下子要这么多的数量,让他们一时间感到为难,毕竟以前从未接触过这些东西,都不知道该从哪里着手,贸贸然去接触那些宝石商人,怕是要被坑到吐血。

“不能办到吗?”

李白打量着这些家伙,心想真是一点儿诚意都没有,居然还妄图得到自己的原谅,真是想的美!

“狼牙十字”团队比这些家伙靠谱多了,至少不像他们这样犹犹豫豫,

想到这里,李白手中的药品包装盒就像出现时那样,再次毫无征兆的消失,准备直接走人,哪管这些家伙的死活。

反正都是一群白眼狼,畏威而不怀德。

“不不不,我们愿意!我们愿意!”

老雇佣兵等人心头一慌,再也顾不得犹豫,忙不迭的答应下来。

“团队名字,姓名,联系方式,如果敢给我假资料,哼哼……”李白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威胁之意不言而喻。

无非是用钱来解决问题罢了,他又不差钱!

仅仅据李白所知,土耳其人的“阿拉丁”组织就有一项“复仇猎人”这一项杀手业务,只要提供一定的线索和足够的酬劳,就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仇人,锁定仇人和消灭仇人。

一听这样的口气,这几个雇佣兵们就知道

“‘魔力’,菲克·扎伊尔,电话号码……电子邮箱……中间人……”

老雇佣兵立刻报出了自己的联系方式等相关信息,他听说过“狼牙十字”的事情,搞不好能够结下这份善缘,因祸得福。

少数消息真正灵通的人士在私底下有过传闻,“李白的酒馆”背后有多个实力不容小觑的组织和团队在暗中力挺,特么的,华夏究竟派了个什么样的牛逼大人物过来?居然还有这样的海外关系!

现在看来,这个传闻或许并不是空穴来风。

不止是老菲克,其他团队的雇佣兵也报出了自己的信息,包括了中间人的名字和联系方式。

若是有谁敢敢赖账的话,李白只要轻飘飘的传出一句话,“老赖”就只能乖乖的退圈,再也没有可能继续混雇佣兵这个行当,甚至还会招来昔日同行们的追杀。

“来,看着我,说,茄子!”

李白最后拿出手机,开启照相模样,对准这些笑起来比哭还难看的家伙们,闪光灯一闪,当即留了一张照片,更加万无一失。

不过他也兑现了承诺,足够数量的解毒药、抗生素、抗疟疾药和退烧药等药品,满满一大袋子。

“谢谢您的慷慨!”

几个雇佣兵们拿到东西后,齐齐一躬身,便拎着药物跑了。

回到房车上,通知车队出发,李白联系上了米迦勒防务承包公司的舒尔曼·***·沃森。

“嗨,***,我这里已经没有跟踪的人了,你那里的情况怎么样?”

拖挂式房车微微一震,便开始小幅度的缓慢摇晃起来。

国产军用重卡,拖拽这么一辆无动力车厢,相当轻而易举。

“什么?没人跟你了?该死的,你是上帝的私生子吗?f*k!f*k!你是专门来嘲笑我的吗?……”

舒尔曼越说越不是滋味,特么的自己这一队后面嘀哩咕噜跟着那一大串儿的究竟是什么?

轰!~

他连忙低下头,死死抱着卫星电话,再次听到李白的声音传来,甚至都没有功夫计较对方叫自己的中间名,***是詹姆斯james-布朗尼brownie的简写,越是有历史的家族,中间名就越长,为了方便社交,往往只会报简称名字,完全不像华夏那样方便一起。

“喂喂,你那里撞车了吗?什么声音?还是已经偷偷抵达目的地,提前抢跑吗?”

李白很明显听到了通话另一头的大响,还有各种啪啪啪的声音。

“混蛋,你们没吃饱饭吗?干掉那些杂碎!再给你们半小时,不然,你们这些废物就统统留在这儿吧!”

舒尔曼却并没有回答李白,反而自顾自的在大喊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