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

两人几乎同时醒来。

苏菲此刻有些后悔,昨晚就不该陪赵东疯到那么晚。

现在可倒好,浑身哪哪都不舒服,酸痛,身体软绵绵的没有丝毫力气,就像是要散架一般。

不想起床,也不愿意起床,在赵东的怀里蹭了蹭脑袋,什么都不想做,就想再多睡一会。

结果抬头一看时间,六点过,顿时就睡意无!

苏菲掀开被子,只听赵东迷迷糊糊道:“再睡会。”

她急忙拍掉赵东那只作怪的大手,“还睡?天都亮了!”

没等起身,人又被赵东拽回。

身体失重跌落,迎接她的却不是床板,而是一具健壮的臂弯。

苏菲还是有些不适应这种夫妻间的关系转变,脸色一红,打了一把道:“哎呀,你干嘛?快放开我!”

赵东睡眼惺忪,抱着怀中佳人,依旧觉着一切像是做梦一般。

清纯美女邻家姐姐气质空气感写真图片

懒洋洋的感觉让人如坠云端。

赵东什么都不想,只想耍无赖道:“不放!”

苏菲无奈,都说男人成家之后要更加成熟,他怎么反倒像个小孩似得?

赵东继续道:“老婆,我总觉着像是做梦一样,要是放开你,梦就醒了!”

苏菲哄着说,“那你躺在床上继续做梦,我得起床了!”

赵东在苏菲的颈间深吸一口,“天刚亮,起这么早干嘛?”

苏菲瞪了一眼,“你能睡懒觉,我怎么睡?”

赵东双臂紧了紧,半点没有放松的意思,“怎么就不能睡?再睡会。”

苏菲不答应,掐了一把道:“讨厌死了,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

“我是新上门的儿媳妇,进门第一天就睡懒觉,家里人该有意见了!”

赵东宠溺道:“你放心,没人有意见。”

苏菲反问,“就算妈不说什么,你让大哥大嫂怎么看我?”

赵东一时词穷。

苏菲换了一副语气,柔声道:“行了,快放开我,你再睡会,我一会去帮大嫂忙活早饭。”

赵东下意识的问,“你会做饭?”

苏菲脸色一红,嗔怒道:“我收拾家务总行了吧?”

赵东还是不撒手,“不行!”

苏菲无奈,“那你到底怎么样?”

经过昨晚,两人早已情到浓处,许多话往往不需要多说,只一个眼神就能让彼此会意。

苏菲急忙警告,“赵东,我告诉你,不行啊!”

赵东眼神热切,“怎么就不行?”

苏菲强势道:“我说不行就不行,你别废话!”

赵东睁开眼,“那亲一下,亲了我就放你!”

苏菲试探道:“真的?”

见赵东应承,她这才主动迎上。

犹如泥牛入海,瞬间就被淹没其中。

苏菲几度哀求,“行了,你快放开我!”

赵东不理会,正想再使坏,腰间一阵剧痛,“我擦,你真掐啊?”

苏菲瞪了一眼,“活该,谁让你欺负我了?”

“我告诉你,你要是再敢得寸进尺,以后别想碰我!”

一强一弱的转变,将赵东拿捏的服服帖帖,乖乖缴械投降。

苏菲那边起身,找了一件睡衣随便穿上。

赵东撑着脑袋,眼前画面,对男人来说无异于顶级享受。

苏菲脸颊发烧,总觉着赵东眼光灼热,她这边穿一件,那边就被他看透一件。

半步不敢多留,去洗手间简单洗漱一番。

正刷牙的功夫,身后有人走近。

赵东就像是没长骨头一般,将整个人都挂在了她的身上,腰也被人抱住。

苏菲捶打了一拳,“哎呀,你重死了!”

“别离我这么近,嘴巴好臭!”

赵东蹭了蹭,闭着眼睛道:“那我也刷牙。”

苏菲无奈,“那你去刷啊,赖我身上干嘛?”

赵东继续无赖道:“你帮我挤牙膏。”

苏菲算是彻底服气,找出牙刷,帮他挤好递了过去。

赵东总算睁开眼,呲牙道:“你帮我刷!”

苏菲狡黠的笑,把牙刷塞进去就是一阵乱捅。

赵东急忙跳开,“我晕,你这是刷牙,还是刷马桶呢?”

苏菲没好气道:“谁让你懒了,自己没长手啊?”

赵东把牙刷扔到一边,“那我来给你刷。”

苏菲躲开,“用不着。”

赵东不依不饶。

苏菲无奈,撂下牙刷道:“赵东,你到底有完没完了?”

赵东跃跃欲试,“让我试试嘛。”

苏菲把牙刷塞了过去,“给你给你给你,赵东,我告诉你,你要是敢把我弄疼了,我告诉你,今晚你就别想碰我!”

赵东眼前一亮,“今晚还有?”

苏菲抱着肩膀,“看你表现!”

赵东嘿嘿一笑,咧嘴道:“乖,张嘴,啊……”

苏菲气不过,打了一拳,又跺了一脚,“哎呀,赵东,你讨厌死了!”

“你看着点,牙膏都弄我衣服上了。”

“你别碰我,我自己擦!”

两人在洗手间疯疯闹闹,缠绵了好一会,总算洗漱完。

被赵东这么一耽搁,苏菲换好衣服,出门的时候已经七点多。

临近门口,苏菲难免有些羞怯。

进了赵家之后,种种情景,对她来说都是破天荒的头一遭。

赵东将她手掌攥住,给他打气,拉着人进了屋。

赵妈妈习惯早起。

这一会,她早已经去早市溜了一圈,带回了食材。

至于大嫂,也在厨房给小满准备早饭。

只有小满和大哥,两个人在洗手间里磨磨蹭蹭,半点不见人。

苏菲有些忸怩,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大方道:“妈!”

赵妈妈抬头,越看越满意,“来,好孩子,过来坐。”

苏菲陪赵妈妈闲聊一会,便起身道:“妈,我去厨房看看大嫂那边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赵妈妈也不拦着,更不生分,“去吧?”

……

厨房那边。

大嫂转头看,“小菲,你怎么来了?”

苏菲主动问,“大嫂,你这边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大嫂摆手,“用不着,你快出去,这里都是油烟,别把你的衣服弄脏了。”

这话有些言不由衷。

经过昨天的一场婚礼,大嫂算是彻底知道了苏家那边的门槛有多高。

光是那些嫁妆,现在还让不少街坊邻居津津乐道。

昨天虽然挺长脸,可是婚礼过后,随之而来的就是担心!

毕竟以后两妯娌是要搭火过日子的,抬头不见低头见。

倒不是担心苏菲跟她争什么,可她怎么说也是大房媳妇,有些事还是比较看重。

同样都是赵家的儿媳妇,以后该如何相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