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赵东下车,苏菲忽然觉着有些孤零零。

她不放心赵东一个人,也想跟下去看看,可毕竟是在婚车上,新娘不能抛头露面。

再说了,半路下车的寓意也不好。

心中哪怕再放心不下,她也只能耐心等着。

赵东径直往前走去,没等靠近,就看见了前方闪烁的警灯。

因为车队的规模,路边很快就有不少人围观。

等赵东走上前,双方已经有了对峙的意思。

王猛那边在跟对方交涉。

熊晨等人也在各自打着电话,试图疏通关系。

见赵东上前,熊晨匆匆挂断,“东子,你怎么下来了?”

赵东挑眉问,“什么情况?”

熊晨不愿意多说,“没什么,你先上去等着,这里有我跟猛子来处理。”

瓜子脸刘海妹妹文艺写真

赵东没动,“到底怎么回事?”

熊晨犹豫了一下,“有人举报,说咱们车队里面有走私车辆上路。”

“这不,要现场查车。”

赵东一声冷笑,“举报?查车?”

他看了一眼手表,查车倒是没什么关系,作为公民,有义务配合相关部门的执法。

只不过,选在这个时候查车?

先不说能不能查到,等他们查下来,良辰吉时也耽搁了!

这不是摆明了找麻烦?

他知道,今天的婚礼可能会遇见麻烦,只是没想到,对方这么快就按耐不住了!

赵东深吸气,先是敲开副驾驶的车窗。

苏晴仰头问,“怎么了,姐夫?没事吧?”

赵东笑着,“没事,你先去后面车上,陪你姐聊会天。”

“我怕她一个人无聊,这里交给我来处理,让她别担心。”

苏晴点头,没有再多话。

下车,拉开主婚车的副驾驶坐了上去。

苏菲诧异,“你怎么来了?”

苏晴转身,“还不是你男人,怕你无聊,让我过来陪你聊天。”

“看不出来,他还真细心啊。”

“以前老佛爷对他各种看不上眼,我觉着有偏颇。”

“这个男人嘛……对别人怎么样我不知道,对你真是没话说!”

苏菲不理会,“外面什么情况?”

苏晴笑了笑,“姐夫不让我说,他说他能搞定!”

苏菲掐了一把,“死丫头,你还知不知道自己姓什么?”

苏晴嘿嘿笑着,“小姨子帮姐夫,天经地义啊!”

“姐,反正无聊,要不你陪我玩会游戏吧?”

苏菲问道:“玩什么?”

苏晴拿出手机,“王者农药啊!”

苏菲无语,“我不会,你自己玩吧。”

苏晴跃跃欲试,“我会,我带你!”

在苏晴的插科打诨之下,车里渐渐有了笑声。

……

另一边,赵东走上前。

揉了揉脸颊,他换上一副笑脸,“您好,我是新郎,今天确实有特殊情况,能不能通融一下?”

领队是个冷脸,“通融,怎么通融?法不容情你不懂?”

赵东点头,“是是是,没错!”

“这样……咱们是怎么个查法,抽查么?”

领队回复,“都要查!”

“在场的车辆,一个也躲不掉!”

“一旦查实,违法车辆现场查扣,驾驶员行政拘留!”

王猛等人脸色难看,刚才打了一圈电话,愣是没有半点效果。

倒不是市局那边的关系不管用,对方是省里下来的检查工作组。

领头的都是上面的相关部门,天州这边的只负责配合,话语权在人家手里,想帮忙也说不上话。

一句话,说查就要查你,躲是躲不掉的!

熊晨那边想要上前争论,结果被赵东拦住。

赵东想了想,“这样,您也看见了,我这边确实情况特殊。”

“您看,能不能这样……您给我留一个地址?等我这边的迎亲结束,我让车队过去,我保证一辆都不会少!”

对方不给面子,“你保证,你凭什么保证?”

“你说不少就不少?万一到时候跑了一辆,责任算你的还是算我的?”

熊晨忍不住上前,“如果有证据,你们直接查扣就是了!”

“没有证据的事,怎么就不能通融?”

“要是这样的话,那我也举报,马路上的这些车,我怀疑都是非法车辆,你们怎么不都扣下来!”

对方看向熊晨,“请注意你的说话态度!”

熊晨冷笑,“怎么着,还想抓我?”

“你试试?”

那边有执法人员上前,赵东这边也有不少人跃跃欲试。

现场负责维持秩序的人员有些为难。

说心里话,大家都是天州本地人,如果不是必要,谁也不愿意找婚车队的麻烦。

一辈子一次的大事,容不得马虎,这么做事也不地道。

可是没办法,领队都是省里下来的。

人家不管你这一套,也不在乎得罪人,反正完成了任务,直接就回省里了。

至于怎么擦屁股?留给下面的人头疼。

所以,整整一上午,大家都在陪着小心。

结果没成想,今天在这条路上等了小半天,一辆车没查。

婚车队也过去不少,偏偏点名就要查眼前这一队!

眼前这个婚车队阵仗不小,不用猜都知道,肯定来头不小。

找这样的车队麻烦?

要么就是愣头青,要么就是存心的!

前一种,他们不敢管。

后一种,那就更是神仙打架,也不敢管!

赵东脸色一冷,“都干嘛?”

众人又退了回去。

倒不是怕麻烦,而是大喜的日子,闹出麻烦不好看。

再说了,后面的车队上还坐着不少娘家人。

要是真的闹起来,平白让人家看笑话。

可如果任由对方检查?

别的不说,赵家的脸,那可就真的被人踩在地上了!

对方冷笑,“暴力抗检,我现在更有理由怀疑你们车辆的合法性!”

赵东强压脾气,“这样吧,咱们能不能先查摄像车和主婚车?”

“您也看见了,我们要赶着接亲,剩下的车辆就先留在这里,配合你们执法,怎么样?”

对方拒绝,“别废话,怎么安排,你就怎么听着!”

熊晨那边忍不住,“他妈的,你们是不是欺人太甚了?”

对方脸色阴沉,“警告你,注意态度!”

赵东那边将人拉住,他也不是泥捏的,半点脾气没有。

只不过,结婚是喜事,他不想大动干戈罢了。

可是没办法,有些时候,你越客气,对方就觉着你越好欺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