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办公室外,陈航拨了总经理办公室的内线电话,然后把慕总的话,一字不落的,部转述给了厉衍瑾。

厉衍瑾听完,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

说完厉衍瑾就挂断了电话,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夏初初。

他双手撑在桌面上,看着夏初初:“一而再,再而三,夏初初,是不是把我的话都当成耳边风了?”

“我……没有。”夏初初摇摇头。

“还没有?总裁办公室的电话都打到我这里来了!”

夏初初好奇的问道:“小舅舅,慕迟曜说了什么啊?”

“想知道?”

“嗯嗯。”夏初初不停的点头。

“他说,要是我管教不了的话,那么,他来替我好好管管。”

夏初初又问:“他会怎么管教我?”

厉衍瑾说道:“要是落到他手里,夏初初,现在还能好好的站在这里跟我说话吗?”

明眸皓齿阳关下的棒球少女写真

夏初初连忙撒娇的笑了笑:“小舅舅,哪里舍得把我给送到慕迟曜手里去啊……”

“是该好好的管教一下了!别撒娇,也别笑,没有用。”

“小舅舅……”

“真想把扔到慕迟曜手里,让好好的吃吃苦头,不然总是这么的无法无天。”

夏初初撇撇嘴:“我不就是去见了言安希一面嘛!多大点事,是慕迟曜自己太小题大做了……”

“还说!”厉衍瑾在桌面上重重的一拍,“今天晚上回家,夏初初,我可要好好的治治。”

夏初初看着他,不说话了,微微低着头。

嗯,还是好好的认个错吧……

好一会儿,夏初初点点头:“我知道错了,小舅舅。”

“晚了,“厉衍瑾说,“现在给我回到的办公区去,好好的反省,晚上再和好好算账。”

夏初初转身,慢吞吞的走到自己的办公区坐下。

真的,太小题大做了,她见安希一面,难道就能把安希给变走不成?

慕迟曜肯定是怕她再给安希出什么点子,毕竟上一次,真的,差一点,就差一丁点,安希就能成功的逃出慕城了。

既然,慕迟曜这么的害怕安希会离开他,那就干脆好好对安希啊,不就什么事都解决了。

哼,总是不想着从根源上去解决问题,只知道一味的将安希捆在身边,日夜守着。

夏初初一边想着,又一边看了小舅舅一眼。

她发现小舅舅似乎是真的在生气,脸色紧绷着,还站在办公桌前,在那里平复心情。

完蛋了完蛋了,也不知道晚上回家之后,小舅舅到底会怎么处置她……

夏初初有些提心吊胆,看来,等回家以后,认错态度一定要好,笑容一定要甜美。

总之,关键时刻,她要能屈能伸。

哼,小舅舅要是罚她的话,她也就不理他,更不许他晚上进自己的房间!

———————————

柏林。

病房外面,墨千枫在接电话。

病房里面,林玫若在陪着墨父。

林玫若说道:“伯父啊,医生说,您的病稳定很多了,再过不久啊,就可以出院了。”

“这多亏了啊!”墨父说,“这段时间,一直都照顾我,比谁都贴心,真的是麻烦了。”

“照顾伯父是我应该做的,您的病好了,我也高兴啊。”

“这么好的女孩子,去哪里找啊……”墨父感叹道,“千枫那小子,真的是不知道珍惜人。放心,玫若啊,我会给做主的。”

林玫若笑道:“千枫这段时间,也很用心的照顾您啊。他在酒店里处理完公司的事情之后,就会过来陪您了。”

“哼!我这病,就是被他给气出来的!”

“千枫也是一时糊涂,您就不要一直给他计较了。您生病了,他一直都在您身边尽孝啊!”

墨父说道:“要是他还是满脑子,想着言安希,想着把公司还给言安希,看我不好好收拾他!”

“不会的不会的。”林玫若说道,“千枫可能,就是一时间,被言安希的出现,给冲昏了头脑而已。”

算起来,墨千枫从慕城到柏林来,也有好一段时间了。

林玫若的话刚刚说完,墨千枫就从外面走了进来。

“千枫,我刚刚削好的水果,要不要吃一块?”

见他进来,林玫若马上把水果拿起来,就走到他面前,想要喂他。

墨千枫轻轻的推开她的手:“我不吃,吃吧。”

墨父说道:“人家玫若辛辛苦苦削好的,又都给喂到嘴边来了,居然还不吃?”tqr1

“没胃口。”墨千枫说着,看了林玫若一眼,“谢谢了。”

林玫若有些尴尬,但还是笑了笑:“客气什么啊。接完电话了?是公司那边的吧?都来这边有一段时间了,公司的事情,都远程处理着吧?”

“不是公司的电话。”墨千枫摇摇头。

“噢……千枫,医生说了,伯父很快就可以出院了,再观察一段时间,病情稳定之后,就差不多康复了。”

墨千枫这才露出一点笑容:“那就好。这段时间,也辛苦了。”

“辛苦什么啊,为了和伯父,这些都是我心甘情愿做的。”

即使墨千枫三番五次的跟林玫若说,要和她解除婚约,分手,可林玫若似乎常常忘记这回事,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墨千枫最开始的时候强调过好多遍,但最后林玫若都无视了,他也无可奈何。

但是墨千枫一直都没有忘记,他这一次出国到柏林来,一方面是陪墨父住院,另外一件事……就是关于,证据。

林玫若手里的证据。

林玫若挽着墨千枫的胳膊,笑得非常开心。

墨千枫也没有推开她,只是忽然转身:“玫若,跟我出来一下。”

“好啊。”林玫若也没有怀疑什么,“我们出去吧,伯父,您好好休息,中午想吃什么,尽管跟我说。”

墨千枫已经率先走出去了。

站在医院外面的长廊,墨千枫看着林玫若,神情微微有些严肃。

林玫若也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但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千枫,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