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两个既然是手拉手进去,但为何会看到或者听到完不同的事呢?”罗信伸出手指,自己的额头上轻轻敲了敲,“这个世界上的确有仙人,因为我自己就见过,但是为什么一个在蛊惑,而另外一个却是

告诫呢。而且出来之后,一个是犯瞌睡,而另外一个则是睡不着。”

金文姬也是摇摇头:“这期间,我也询问了很多人,曾经也有一部分人进过那个诡异的山洞,但是他们都里面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罗信忙问:“那你们在里面得到了什么?”

“好像是一个玉简。”

“玉简,难不成还是什么武功秘籍不成?”罗信有些诧异地问她。

“不知道,里面的文字我一个都不认得。”

在听到那个玉简里面的文字金文姬一个都不认识,罗信当下就来了兴趣,对着金文姬问:“玉简最后去哪了。”

金文姬显然对那东西并不重视,让罗信这么一问,她反而有些愣住,想了想:“应该是被胜曼姐交给泉男建了。”

“泉男建?”

罗信的脸色发生了轻微的变化,他当下对着金文姬:“我怀疑你们身上的奇异症状,应该跟这个玉简有关系。”

“不会吧?”

高马尾美女牛仔背带裤白嫩肌肤私房写真图片

得到这样的一个结论,金文姬不由得有些心惊了:“那东西看上去和普通的竹简没什么区别啊,我和胜曼之前还仔仔细细地研究了好久呢。”

罗信摇了摇头,脸色有些低沉。

在与金文姬没有谈到这个问题之前,罗信是绝对不会将羽公子与泉男建联系到一起,而现在,罗信却不得不将这两人看待成一个属类贱人!

罗信与公子羽斗了一段时间,对于他的习性也算是有一些了解,而泉男建尽管是最近才知道这个名字,但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公子羽如果是泉男建的手下,那么泉男建的为人应该就与公子羽相差不大。另外,就之前所得到的信息来看,泉男建的身体一直不好,而之前在花果山,公子羽拼死都要将金丝虫待给他们的少主,公子羽的少主与泉男建的身份、形象和特征都基本吻合,所以,他们两个很有可

能是同一人。

这样一来,也就能够得通了。

罗信对着金文姬:“刚才给你检查的时候,我发现你体内有一股十分奇怪的气息,正是这一股气息让你的身体产生了紊乱,我想如果将你体内的这一股气息驱除,你的病应该就好了。”

“真的?”

金文姬显得很是激动,她轻轻地握住罗信的手:“罗将军,你一定能够治好我的,是吧?”然而,罗信却是摇摇头,但是他在金文姬还未失望的时候,就连忙开:“你的病我治不好,不过,内子应该能治你的病。她更专于医术,而且她的气息比我更加纯粹,通过针灸的方式,将银针都刺入你

身体的各大穴位,然后再将气息逼出,我想这一股气息就能够完祛除了。”

“罗将军的妻子么?”在提到罗信妻子的时候,金文姬的神色变得略微有些复杂,她抿了抿嘴,抬头微微一笑,“这样的话,等这边的事情都解决了,到时候我就向女王陛下申请,跟着你再去大唐。”

罗信点点头,正要开话,这时候门外则是传来了脚步声。

金文姬倏然脸色一变,忙:“罗将军,我母亲来了,您先走吧。”

“嗯,好。”

罗信当即起身,化成一道残影,迅速掠出窗外。

罗信刚刚离开不久,门外就传来了侍女的声音:“奴婢拜见夫人。”

“姐呢?”

“姐在里面读书呢。”

“读书?她什么时候这么安分了,这倒是稀奇啊。”话间,门就被推开了,一个面容肃穆的艳丽女人走了进来。

这个艳丽女人的样貌与金文姬有几分相似之处,不过单容貌的话,其实她要比金文姬更加美艳一些。与她相比,金文姬就是一个黄毛丫头。

眼见对方进来,金文姬当即起身,对着她盈盈一礼:“女儿拜见母亲大人。”

“文姬,营救金王子那件事情商讨的怎么样了?”

金文姬的母亲一进来,别的不问,直接开门见山地询问金春秋,这让金文姬本能地产生了一些不满。

她对着艳丽女人:“母亲大人,女儿这些天一直都在闺房,足不出户,外面的事情还真不知晓。父母亲大人真要知道的话,不妨去问兄长吧。”

艳丽女人轻哼一声:“你们兄妹俩都一个德行,为娘这不是刚刚从才从你兄长那边过来,若是能从他那里得到消息,还用得着来找你么?”金文姬很是习惯的,甚至可以有些条件反射地耸动双肩:“母亲大人,这件事女儿还真不知晓,毕竟这是男人的事情。我身为一个无足轻重的女子,根本不能插手,也不好过问。再了,凭借母亲大人您的手段,就算了金春秋死在了高句丽的牢房里,你不是还会再为女儿找下家么?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几天一直往来咱们家的那个英俊哥,应该姓朴吧?以前没有见过呢,那模样长得倒是挺俊俏,就

是身板不行,太轻了,经不起折腾,没准走路的时候跌一跤,然后缺胳膊断腿什么的,就再也起不来了。”

“你!”

艳丽女人被金文姬这一句怼得不出话来,她伸手指向金文姬,胸起伏不定,显然是被气得不轻。

众所周知,金文姬和金庾信的亲娘是朴家的人,对于上流社会贵族圈的人而言,女子本身就是一件政治工具,她们可以是联系两家关系的纽带,同样也可以成为方位的间谍、间隙。金文姬与他母亲的关系自就不好,朴家的人生性凉薄,这一点也很自然的体现在了金文姬母亲的身上,同时她也是一个占有欲极强的女人,她企图用自己的身份来操纵家人,不过最后还是失败了,现在他们家的家主是金庾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