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妍匆匆的离开了医院。

可是, 一上车,她却闭上眼睛,胸口不停的上下起伏,一看就是气得不轻。

司机问道:“夫人……”

厉妍抬手,示意他不要说话。

现在厉妍的心情非常的复杂,急需要好好的平静一下。

乔静唯的话,一直都不停的在她脑海里回荡。

可怕,太可怕了,她没想到乔静唯会是一个这样的人。

当初,就不该让去做调换血缘鉴定报告的事情!

现在后悔也晚了!

“回家。”厉妍终于说道,“走吧。”

“是,夫人。”

厉妍是趁着大家都没注意她,自己忙自己的事情的时候,才跑出来的。

长发瓜子脸美女清新俏皮清瘦身材甜美写真

她本来只是想质问一下乔静唯,倒是没想到,反而被乔静唯给反将了一军,自己现在是一身的麻烦。

厉妍攥紧了手。

她……真的,不是一个好母亲吗?

她……也是真的,亲手把夏初初给害到今天这个地步吗?

………

厉家。

夏初初陪着夏天,完成幼儿园布置的作业。

书写的课本作业,倒是基本没什么,但是手工作业却是时不时的就布置下来了。

夏初初陪着夏天一起完成手工作业。

这次的作业,是要求家长和孩子合力用纸张编织一个小篮子。

夏初初一边帮着忙,一边问道:“夏天啊……”

“嗯?妈咪,怎么啦!”

“你喜欢……”

“等一下,妈咪。”夏天忽然打断了她的话,“你是不是又想问,你和舅公,我最爱谁了?”

夏初初一愣,然后扑哧一声笑了:“不是。什么啊,夏天,你觉得我每次说喜欢这两个字,就是要问你喜欢我还是舅公吗?”

夏天撇撇嘴:“妈咪你十次有九次,都会这么问的啊。”

“额……那,那我下次注意。”

“行啦。”夏天说,“反正呢,我爱妈咪,也爱舅公,更爱外婆。我都是一样的爱。”

夏初初也意识到,自己好像问这个问题,问得太过频繁了,连夏天这样的小孩子,都感觉出了她的不安感。

看来,以后,她还是要好好的改一改才行了。

“好了,夏天,我不是问这个,我也跟你保证,我下次不会问这样的问题了。”

“好的,妈咪,拉钩啊。”

看着夏天伸出的小拇指,夏初初笑了笑,伸出手去,和她勾了勾。

“好,拉钩,一百年都不会变。”

夏天这才心满意足的收回手,继续忙着自己的手工作业了。

“哎呀,妈咪,不对,这里是这样子的……”

“妈咪,你搞反反向了。”

“妈咪,先是这样,然后才这样的,你又把顺序给弄错了。”

夏初初很抱歉的说道:“对不起啊,夏天,妈咪……手笨。”

“吗眯,你不是手笨,你是根本就没有好好的帮我一起完成作业嘛。”夏天说。“我们老师说了,大家都是一样的聪明,不会的小朋友,还有做不好的小朋友,都是不用心。”

夏初初笑了:“是,你老师说的对。”

其实夏初初压根就没有这个心思在这里完成什么手工作业。

那,她的心思到哪里去了呢?

夏初初干脆看着夏天,问道:“妈咪问你一个问题啊,好不好?”

“什么问题啊?妈咪,你说。”

“自从,你跟着我回到慕城,没有再在伦敦之后,你就和年华别墅的慕以言哥哥,还有念安妹妹以及莫宇弟弟,玩得很好,是不是?”

“是啊是啊。”

“那,这三个人里面,你觉得,你最想和谁玩?”

“都想啊。”夏天回答,“以言哥哥很会照顾人,就是不太爱笑,看起来像是大孩子一样。莫宇弟弟就不一样啦,他会跟我一起玩,什么都玩。”

“那,念安妹妹呢?”

“念安妹妹啊……”夏天说,“她基本上都是粘着安希阿姨,很安静。”

“所以,也就是说,你跟莫宇弟弟,玩得最好了,是吗?”

“嗯嗯,因为我要玩什么游戏,他都陪着我!”

夏初初一头的黑线。

她就知道!她就知道!

难怪夏天经常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都是跟沈莫宇学的。

那沈莫宇又是从哪里得知的呢?

还不是沈北城教的!

沈北城平时里,就是吊儿郎当的,看起来就非常的像一个纨绔公子。

现在,得,沈北城教沈莫宇的那些,沈莫宇都管束给夏天了。

头疼啊……

夏初初想,明天去公司的时候,或者,这个周末,她去一趟年华别墅,小聚一下,得要跟沈北城,好好的严肃的,探讨这个问题。

夏天做好了篮筐,十分得意的举在夏初初面前:“妈咪你看,做好了。”

“真好看,夏天的手很巧。”

“还有篮子的手柄呢。”夏天说,“妈咪,一起完成啦,你别偷懒。”

夏初初扑哧一声笑了。

她认真的帮着夏天,一起做着手柄。

没多久,门口忽然传来动静,紧接着,门被推开了。

夏初初和夏天一齐转头看去。

“外婆!”

“妈?”夏初初问道,“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和夏天。”

“一起在完成幼儿园布置的手工作业呢。”夏初初说,“有什么好看的啊?”

“就是没事做嘛,来关心关心你。”厉妍回答,“我还让厨房切了一点新鲜的水果,等会让人给送过来。”

“哦,好的。”

“外婆。”夏天兴致勃勃的把自己做好的篮筐给她看,“我做得好不好?”

“真好,我们夏天真聪明。老师啊,常常夸你,我耳朵都快要听出茧子来了。”

“夏天是很聪明,又很优秀,古灵精怪的。”夏初初说,“希望以后啊,她能够过上她自己想要的生活。”

这句话,夏初初本来也是真心说出来的,但是她也是无意说的。

可是听在厉妍的耳朵里,却是变了一个味道。

想要的生活……

厉妍在夏初初旁边坐下,问道:“那,初初,你想要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啊?”

“我?”夏初初笑了笑,“我现在的生活都已经成为定局了啊。生了夏天,也就不想其他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