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好一会儿,他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瑶瑶……,怀孕了?真的怀上我们的宝宝了?”

   “不是啊,我……我只是想说,先测测。”

   “测?现在要去测吗?”

   慕瑶回答:“看,我们在一起,一直都没有做任何的措施,我们两个的身体,也都非常的健康,没有问题,是可以测一下,万一两道杠的话,我们就可以上医院去做检查,看看最终确定的结果。”

   “好,好。”沈北城连忙点头,“那现在就去。”

   慕瑶点点头。

   沈北城看着她的背影,心里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他忽然很期待结果。

   虽然他一直都在安慰慕瑶说,没关系的,不着急,随缘就好,该来的总会来的。

   但是……他心底,也非常的渴望,能有一个小小的生命到来。

   他一直都很积极的和慕瑶在备孕。

   浅栗色短发少女的户外冷色系图片

   但每次,都以慕瑶的生理期到了,而宣布失败。

   趁着慕瑶去洗手间的时候,沈北城走到床边,拿起了那本小小的精致的日历。

   这是专门用来记录慕瑶生理期日子的。

   他翻看上个月的日子,算一下,再过几天,慕瑶的生理期,又该到来了。

   如果没到的话……那么就是有好事了。

   可现在慕瑶在测,要是测出来了有,那真的是他这辈子听过的,最好的消息了。

   沈北城等得有些心急,也有些紧张。

   他一下子很害怕答案的出现,但是又期待着答案的出现,被在这里吊着,悬在半空中,都不知道要怎么平复心情。

   不就是测一下么,又不是真正的确定结果,他怎么就这么紧张呢?

   好像是在等着宣判一样。

   沈北城放下日历本,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洗手间那边,一直没动静。

   但是,很快,大概过了几十秒后,洗手间里,传出了慕瑶的一声惊呼。

   沈北城几乎是立刻就往洗手间的方向跑:“瑶瑶,怎么了?怎么样了?”

   只见慕瑶手里攥着验孕棒出来了,看着他,嘴唇微微张着,看起来有些懵懂。

   沈北城也是真的急了,连连问道:“瑶瑶,到底怎么了,倒是说话啊?测出什么来了?有,还是没有?说句话啊,刚刚叫什么?”

   “那个,老公……”

   “嗯?我在这里,怎么了?”

   慕瑶的手缓缓的抬起,手里攥着的验孕棒也离沈北城越来越近。

   他恨不得就从慕瑶手里抢过来看。

   “有了?两道杠?”沈北城问,“是不是?还是……什么都没有?”

   其实从沈北城见到慕瑶这个反应的时候,心里差不多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但充满着太多的不确定性。

   他害怕空欢喜一场,不敢给自己太大的希望,一直苦苦的等着慕瑶的最后答复。

   只见慕瑶轻轻的点了点头:“是的,两道杠……”

   沈北城一愣,屏住了呼吸。

   “而且,我还怕一次不准,我特意的测试了两次。两次,都是两道杠哎,老公。”

   慕瑶把手里紧攥着的验孕棒拿出来,摊开在手心里。

   沈北城低头看去。

   是的,没错,明明白白的两道红杠,清清楚楚。

   沈北城咽了咽口水,问道:“瑶瑶,说……测了两次?”

   “对,还有一根我放在马桶上了,就在里面,也和这根一样,都是两道杠……”

   慕瑶的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忽然腾空而起,吓得她惊叫一声,赶紧勾住了沈北城的脖子。

   “哇啊啊啊啊啊啊……沈北城!干什么啦!放我下来啊!傻瓜!”

   沈北城抱着她,欢快的转着圈:“瑶瑶,瑶瑶,我们终于等到了!”

   “别转啊,我晕,要晕倒了啊!”

   慕瑶大叫着闭上眼睛,然后不停的抗议。

   沈北城实在是太兴奋了,自己的妻子,怀上了自己的孩子,这种喜悦,是任何事情都无法替代的。

   沈北城停了下来,双臂紧紧的抱着她:“瑶瑶,我太高兴了,我真的太开心了,我们有孩子了,我们有属于自己的孩子了!”

   慕瑶勾着他的脖子,眼睛里亮晶晶的:“我也很开心啊,北城。但是……这还是不确定的事情。”

   “测了两次,两次都是两道杠,还能有错吗?”

   “万一呢?”

   “不,不会有万一的,瑶瑶,我现在坚信,肚子里,有我们的宝宝了!”

   看着沈北城坚定的目光,慕瑶刚刚还在摇摆不定的心,一下子就平静了下来。

   “坚信?”

   “我坚信。”沈北城认真的近乎严肃的看着她,“我们努力了这么久,等了这么久,也该给我们一个结果了,说呢?”

   慕瑶笑了起来:“是啊,是啊,老公,我真的很想很想,给生一个孩子。”

   沈北城看着怀里的她,忍不住的,情不自禁就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慕瑶热烈的回应着他,而且,手里依然还牢牢的攥着那根验孕棒,攥得很紧很紧。

   吻着吻着,两个人就到床上去了。

   沈北城的呼吸慢慢的粗重,还是慕瑶从他的吻里,挣扎出来,含糊的说道:“我们……不先应该去趟医院吗?”

   沈北城这才如梦初醒一般,松开了她的唇瓣,连忙说道:“对,对,该去医院做进一步的检查。”

   慕瑶看着他毛毛躁躁,又火急火燎的样子,忽然就笑出声。

   而且,她笑得越来越开心,笑声传遍了整个卧室。

   沈北城听她这么笑,一下子就愣了,然后无奈的看着她:“笑什么啊……瑶瑶,快点,我们现在就去医院。”

   “我笑跟一个毛头小子一样,一点也不稳重,毛毛躁躁冒冒失失的。平时完不是这个样子的嘛……”

   沈北城叹气:“我的瑶瑶啊……现在都这个时候了,就记得取笑我。”

   “可是现在的样子,真的很好笑啊……”

   “笑就笑吧,”沈北城双手撑在她的耳侧,又忍不住亲了亲她的嘴角,“瑶瑶,我是真的高兴。”

   “可我还是有那一点点的担心,万一,万一是一个乌龙呢?”那样的话,就是空欢喜一场了。